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丽人 >
不再局限于服装形态的延展
发稿时间:2018-07-14 04:01:11   来源:网络

[摘要]人们还真得感激gay的存在,他们对人类在有关美的事业上的确有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文/林士尧

入流:男性同性恋人群的审美超过女性吗?

随着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美国全境对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条文之后,整个社交网络都被高高飘扬的彩虹旗所淹没。同志权益日益受到关注和重视,不得不说,在这一方面,时装再一次充当了政治运动的先锋。

今天的时装设计,不再局限于服装形态的延展,服装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设计师宣扬特定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载体。抢在同性恋权益合法化成为一种全球化现象以前,就有一大批反映同志平权的呼吁出现在许多设计师的作品当中。而就时装这个消费品类来说,全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者都以女性为主体,女人在时尚方面似乎具有天性一样的热情,而在消费比重中处于少数的男性消费族群里,则又以男同性恋者为主——这并不奇怪,男同性恋者要比异性恋男性在时尚方面具备更为敏锐的触觉,这几乎已是大家公认的事实,虽然这种事实并非绝对,但是这个群体反映出来的共性的确证实了男性同性恋人群在有关时尚和服饰的审美品位以及敏锐度上表现得突出许多,甚至于超越女性。

2016春夏男装周秀场,从左至右分别为:Dior、YSL、J.W.Anderson

2016春夏男装周秀场,从左至右分别为:Dior、YSL、J.W.Anderson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过去,时装与美容产品都是以女性为主要市场目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一方面在于当今的都市男性越发注意到自身形象问题的重要性,有关打扮的觉悟也提高了许多,另一方面,因为男同性恋者在时尚消费方面表现出来的强劲动力,如今的时尚产业不得不开辟新的市场,提高男性消费品的品类数目来争取这块甜美的蛋糕。

这几乎快成为一种不争的事实。走在大街上,好事一点的路人会在过往的人群里依靠衣着打扮来辨认路人的性取向,穿得花哨一些时髦一些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就很可能被疑作同性恋者——这听起来不太公平,因为毕竟还是有少数异性恋男性对时尚也同样热衷,并且具有很好的打扮品位——但这个时候,人们讲求的是大概率事件,一个善打扮的男人是同性恋的几率是很高的。

入流:男性同性恋人群的审美超过女性吗?

从左至右分别为:Tom Ford、Raf Simons、Marc Jacobs

这部分人受益于今天的时尚,从沉闷单一的男士西服中挣脱,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一切看起来很女性化的设计元素,比如说粉红色,比如说轻薄的面料材质,比如说中性化的剪裁,这一切让希望标榜个性的男人有了丰富多元的选择。造福这部分男性的,恰恰就是时装设计师。而众所周知,时装设计师这个队伍中,虽然女性从业者的基数很大,但是坐到这个行业佼佼者之位的却是男性居多。不信你看,光是一个“安特卫普六君子”的队伍里,就有四个男的,女性仅有两个——顶级设计师当中,男性在数量上以压倒性的优势让整个时尚圈都感叹“阳盛阴衰”,这对于传统的时尚行业来说显得有些奇怪,毕竟时尚曾经主要服务于女性,女性对时尚敏感,按说杰出的女设计师也应该具有数量优势——别忘了这些呈现压倒性胜利的男时装设计师中,却有比例高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同性恋者。曾经的Christian Dior是,他的得意门生Yves Saint Laurent是,后者的竞争对手、如今CHANEL的掌门人Karl Lagerfeld也是(两人还因为共同的男情人而从相见恨晚的挚友发展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当今活跃在一线的设计师中身为gay的人更是比比皆是,这个名单从John Galliano、Raf Simons、Marc Jacobs、Tom Ford可以一直列到八零后一代的Alexander Wang、Christopher Kane、Jonathan Anderson等等。而整个队列中,能点出名来的直男设计师则是少之又少,堪称稀有物种,山本耀司、Martin Margiela和Antonio Marras都可算是这个行业中难得一见的身为直男却还有一副超凡脱俗之时装品位的设计师了。

诚然,武断地下一个“只有女人和gay才对时尚孜孜不倦”的结论是很荒谬的,但是人们还真得感激gay的存在,他们对人类在有关美的事业上的确有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承认这一点,其实也是成全男性自己——穿得好,异性缘就好,这可是生物界固有规律。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时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