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快讯 >
光靠热血无法抗击日本体操
发稿时间:2017-10-14 04:01:12   来源:网络

刚刚落幕的蒙特利尔体操世界锦标赛,以哀兵姿态出击的中国体操显示了触底反弹的迹象,三金一银两铜的微弱优势力压日本排名榜首。

对于这个时隔了6年的世界第一,坊间大多在谨慎中抱有乐观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

在不少人看来,它成为一个标志和符号,证明在面临内忧(总教练黄玉斌隐退,选材枯竭)和外患(国外打压,群雄并起)的情况下,中国体操还不曾退出世界强队的争夺:

至少在前八、前三等关键指标的排名中,中国还勉强可以列入体操大国的行列。

先说乐观的吧。

从体操发展的规律来看,在所有体操的14个项目中,从北京奥运会的9金、伦敦奥运会的4金到里约奥运会的清零,中国体操的确出现了触底反弹的迹象。

而从选手的厚度来看,中国体操开始摆脱以往过分依赖天才选手或者领军人物的窘境,无论是首次登场便斩获双杠金牌的19岁四川新人邹敬园,还是中生代的新全能王肖若腾和高低杠皇后范忆琳,都证明了中国的人才储备并没有出现悬崖式断裂。

肖若腾和林超攀历史性包揽全能冠亚军,这在客观上也证明了人才梯队的培养。

更为可喜的是,中国队员在研究体操发展规律的前提下,展示出来拼的姿态——在双杠项目上,预赛结束看到主要对手乌克兰名将维尼亚耶夫下法一大跳却打到了15.4的高分,教练组果断决定将邹敬园的难度增加到6.8这个世界最难动作,并最终拿到冠军。

从实力来讲,比内村航平和维尼实力上略逊一筹的肖若腾,在内村航平退赛,两个高手出现了失误的情况下,他顶住压力的完美发挥取得金牌。

而面对俄罗斯选手埃雷米娜强有力的挑战和自身实力的困扰,教练组临时提升动作难度,使用难度分6.500分的世界最高难度成套。这一举动不仅让范忆琳实现了卫冕,也让体操历史上又多了一个以中国运动员命名的动作——“范忆琳下”。


在中国体操一直不被看好,人才培养机制被外界扭曲的情况下,新生代们实现了荡气回肠的超越。

有人说,他们的取胜是建立在世界体操规则变更、各国奥运调整等的环境下,但你无法否认,即便是这样的世界冠军,对日渐衰微的中国体操也是一剂强心针。

正遭受市场和民意双重打压的中国体操,又恰逢告别了总教练黄玉斌的时代,太需要这样一个世界第一来提振士气,赢取发展时间了。

另一个简单的例子,在李永波时代结束之后,目前中国羽毛球男队还靠着林丹和谌龙勉强支撑。

那么忧呢?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在无团体赛的世锦赛上取得好成绩,并不能完全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风向标。

在这次世锦赛上夺魁的选手,他们在三年后的奥运会上能否再现统治力,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中国体操暴露出的强项不强、优势项目荡然无存的现状,在和人才储备丰厚、天才横出以及坐拥主场优势的日本的竞争中,已经处于劣势。

从中国队目前取得的三个单项来看,两个单项冠军跟亚军的分差都在0.1之内,从体操这个项目来说,这种优势几乎是分分钟的事情。

范忆琳的高低杠范跟对手的成绩差距是0.066分,从完成动作质量和腿部力量来看还有需要提高的地方。

随着两名俄罗斯年轻选手提高难度,对她将有巨大的冲击力。

肖若腾勇摘男子个人全能金牌应该算是最大的意外收获。但这枚金牌是在这个项目的绝对王者、日本名将内村航平受伤退赛的情况下获得的。

内村航平一旦伤病恢复,三年后的奥运会又是在本土作战,中国男选手想要击败他绝非易事。

至于小将邹敬园,在强项双杠上与乌克兰名将维尼亚耶夫的实力难分伯仲,这次世锦赛也是险胜对手。

而在以往传统的吊环和鞍马项目上,自董震、严明勇、陈一冰到刘洋,中国吊环王只能靠苦苦支撑,而鞍马在新规则的变化之后,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反观主要对手日本,尽管全能6连冠的内村航平伤退,但个人全能铜牌得主白井健三却展示了世界级的统治力:他先以高出第二名1.100分的绝对优势蝉联自由操金牌之后,他又获得男子跳马金牌。

时隔39年,日本在这一项目上重返世界之巅,上一次还要追溯到1978年体操世锦赛。

村上茉爱在女子自由操项目上以14.233分夺得金牌,时隔63年帮助日本女子体操站上了世界大赛最高领奖台。

从其他项目来看,拥有单双杠、自由操和跳马冠军的日本,正对中国实现全面围剿。

而从规则上来看,现在东京奥运会周期实行4+2的规则,让金牌归属有了更多的变化。但现在,多数国家队员只练一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