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快讯 >
教育莫成一场盛大的圈养
发稿时间:2018-01-03 14:01:06   来源:网络

买鸡蛋的时候,有经验的人,能从蛋的形状和颜色上,区分出是"土”鸡生的蛋,还是"洋”鸡生的蛋。无经验者,总是反复拷问,卖蛋者售卖的鸡蛋是土是洋。心善的会如实相告,机巧的则信誓旦旦地以洋冒土。这样冒充的好处在于,售卖的价格,土的要往上翻好几个跟头。

都是蛋,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尽管有专家挺身而出,用检测数据说话,告诉人们土蛋洋蛋,营养成份没啥区别,可大家还是对土鸡蛋,情有独钟。条件许可的话,宁愿多花几倍的价钱,也要买土鸡蛋。人们固执地认为,土鸡蛋比洋鸡蛋,营养价值要高,口感更好。

人们心中的土鸡洋鸡,往往以"放养”和"圈养”来划分。常将那种无拘无束,以自由觅食为主的鸡,称为土鸡,而将那种用围栏关起来,只能啄食养殖员统一配送饲料的鸡,叫做洋鸡。放养的在外吃想吃的,圈养的槽里有什么吃什么。吃进去的东西不一样,鸡的身价在人们眼里,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各自的产蛋,其价值在人们心中,一个灿烂一个惨淡。

放养的土鸡,吃什么不吃什么,有自由选择权,样子看上去鲜活健美许多。圈养的洋鸡,槽里的食料都一样,只能选择吃或不吃。真有些可怜那些圈养的鸡,这头失去了择食的自由,那头又丟失了吃客们的民主选票。对养鸡者来说,只要圈养的鸡听话,能大规模地产蛋,哪管鸡身自由不自由,健美不健美,肉好吃不好吃,汤鲜香不鲜香,蛋营养不营养。

人们不看好圈养,又依赖圈养。圈养便于管理,能完美地体现饲养员的意志。人圈养鸡,也"圈养”人。有时我们被别人圈养,有时我们圈养别人。只不过这种圈养,更多地表现在学习上。

不管愿不愿学,人们一般都会被送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排一排地坐在一个又一个班级的教室里,读着同样的课本,接受老师千篇一律地讲解,做着同一张卷子,老师按标准答案判分,再按分数高低,升级到其他的学校,其他的班级,接受事先安排好的其他的教育。

我们的教育,尽管有人在不停地高喊自主学习,探究学习,兴趣学习,实践学习,翻转课堂……可这种声音往往被层层消音壁阻挡,很难传进教室的围墙,更难深入教育者的心房,转化为行动的力量。新的理念,新的做法,更多的时候,只在需要时亮出来秀秀,给需要者嗅嗅。转过身来,教室里的老师仍然按统一的要求,统一的考试大纲,对圈在教室里的学生,进行统一的"喂养"。

统一的喂养,就像统一方便面一样,方便、省心、省事、省力。至于喂养进去的东西,有营养没营养,能消化不能消化,没有谁来向喂养者问责。问责的少,自责的多。不少人自责没有学好,没有考好。因为,在"英才”选拔"的那张试卷上,下的全是"O蛋”,你在别人眼里便是扯淡。

现有的考核标准,更多的只见分数,不见能力。设置的选人进人的门槛,往往是高分低能不要紧,低分高能不要进。

许多人在脑子里不断地下载新的教育理念,可在实际操作中,大家还是习惯用老版本的软件。

圈养的围栏没有拆除,放养的天地必然狭窄。只要人们还在圈养,因材施教只好站在圈栏外张望。

学习不自由,

思想便禁锢,

思想一禁锢,

智慧杳无踪。

教育莫成为一场全民参与的盛大圈养。教育要帮助人们的思想松绑,给梦想插上翅膀,在蔚蓝的天空自由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