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快报 >
北京高校引入HIV检测包售卖机 检测包一月卖出
发稿时间:2017-11-15 14:01:07   来源:网络

隐藏在普通饮料自动售卖机里,匿名购买、匿名查询检测结果。11月13日,清华大学安装了“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以下简称售卖机),至此,海淀区已经有包括北大、北航在内的11所高校安装了此类售卖机,北语、北外两校今年有望安装。海淀区疾控中心表示,售卖机在明年底前将覆盖区内所有高校。

原标题: 高校艾滋病检测包一月卖出37个

北京高校引入HIV检测包售卖机 检测包一月卖出

清华大学内放置的“HIV尿液匿名检测包”自动售卖机

本报讯(记者雷嘉王晓芸)隐藏在普通饮料自动售卖机里,匿名购买、匿名查询检测结果。11月13日,清华大学安装了“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以下简称售卖机),至此,海淀区已经有包括北大、北航在内的11所高校安装了此类售卖机,北语、北外两校今年有望安装。海淀区疾控中心表示,售卖机在明年底前将覆盖区内所有高校。

海淀区疾控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从今年9月27日至11月5日的一个多月时间内,除清华大学外的10所高校的售卖机共卖出37个检测包,其中14个送检,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未感染);清华大学校内的售卖机在11月13日安装后,检测包暂已售空。

海淀区是北京乃至全国高校最密集的地区,而青年大学生已经是防控艾滋病的重点人群。为进一步加强防控,方便高危人群进行自我检测,海淀区疾控中心今年开始推进“HIV尿液匿名检测包”自动售卖机进入高校。

这种检测包的市场售价298元,但在高校内只卖30元,里面包含使用说明书和尿液采样器,售卖时隐藏在普通的饮料自动售卖机里;购买者把密封的尿样放回售卖机的投样箱里,厂家就会看到反馈,派人收回并送到官方指定专业机构检测;购买者会得到一个编码,尿样送回10天后凭编码就能上网查询检验结果,整个过程完全匿名。

据了解,首批安装了售卖机的高校包括:北大、清华、人大、北航、中农大、北交大、北理工、北师大、北林大、国际关系学院、八维学校;北语、北外两校今年有望安装。学校安装的地点多在学生公寓区,通常在男生宿舍楼入口处,只有北大等三校安装在校医院门口。

除了海淀区,朝阳区的中国传媒大学于去年安装了同类售卖机。厦门大学、西南石油大学、哈尔滨理工大学等外地高校近年也有同类举措。

摄影/本报记者袁艺

现场

清华校内售卖机:闹市里无人察觉

昨天中午午休时分,清华大学学生综合服务楼内正是一天中比较热闹的时候。这座楼毗邻学生公寓区,里面汇集了超市、邮局、电信、学生卡充值、理发店、文印店等多种学生服务机构,因此是除了食堂以外学生最常去的地方。而本月13日刚刚安装上的“HIV尿液匿名检测包”自动售卖机就在这里的一层楼道里,理发店的对面。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其外表和使用方法,北青报记者肯定是找不到这个售卖机的,因为它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饮料自动售货机,只是比一般的自动售货机多了一个不大的“样品回收箱”。点击触屏上的商品目录,前3页都是各种饮料和零食的名字,最后一页的目录中才出现一项“hiv快易检”,用手机支付后便能获得。但昨天中午12点半时,该商品显示“已售完”。这台售卖机是前一天安装上的。

北青报记者在这里等候了半小时,期间不时有学生在机器上买饮料,但无人买检测包。北青报记者还向过路的5组学生询问是否了解这里有检测包卖,4组都不知道,只有两名结伴路过的男生中的一人说:“啊我知道!我看校红会的公号介绍来着。”然后他一边给同学讲一边哈哈笑着走开了。

文/本报记者雷嘉

专访

“高校是防控艾滋病重要阵地”

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年度新增15-24岁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在相应年度青年感染总人群中的占比已由2008年的5.77%上升至2014年的16.58%。

而高校云集的海淀区的情况呢?据海淀区疾控中心主任江初介绍,海淀区年度新发现艾滋病感染者中的青年学生数量,从2008年到2015年期间逐年增加。2016年中心强化了在高校的艾滋病防控宣传教育后,当年有明显下降,今年有望继续下降。

“我们发现艾滋病高危人群普遍很恐惧、很无助。”江初告诉北青报记者,传统的检测方式需要检测者去政府指定的几个检测机构去。到公开场所检测会加剧他们的恐惧感,容易导致部分人放弃检测,这是很危险的。匿名、自助购买检测包的方式有助于方便及时的检测,也有助于实现潜在感染者早发现、早治疗,并采取措施防止将病毒进一步传播给他人。“这同时也是向青年学生普及防艾知识的机会。我们希望实现的效果是:年轻人在性行为之前进行检测,而不是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