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快报 >
掘金在线教育!
发稿时间:2018-04-16 15:01:08   来源:网络

  — 最后一座“互联网+”产业模式金矿

  1600亿!这是未来2年在线教育的市场大蛋糕,也或是基于传统产业的最后一个“互联网+”模式的盛宴。随着BAT三巨头强势进入和各路资本助推,原本在中国禁忌的传统教育,被打开了通往完全市场化的互联网之路。

  由于教育产业包括K12(12年基础教育)、高等学历、语言学习、职业技能和教育工具等广泛的细分领域,同时针对的人群结构相当复杂,在线教育公司要用最快的速度、最大力度掘到金矿,需要准确的入口。从云集于在线教育行业的2000多家公司来看,现在都瞄准了K12和语言学习,行业诸侯事实上已各自不宣而战。

  不管各在线教育公司如何标榜自己的优势,盈利始终是硬道理。在10种盈利模式和6个产业链环节中,比拼的就是资源能力,尤其是对教育本质和对产业的趋势把握。中国在线教育的产业发展模式,到底最后是以沪江网,还是以学而思、YY教育、新东方在线等竞争公司的模式为定局,需要时间观察。不过,作为发轫于美国的在线教育,美国人正在告诫我们一个逻辑:在线教育的本质是公益事业,盈利对象不能是学习用户,所有的利益应该来自公众自愿的授予,或通过证书、招聘服务等教育的边际业务获得。

  策划

  本刊编辑部

  执行

  沈伟民

  专家支持

  吕森林 黄嘉榔 郑越文

  知识合作

  搜狐教育、互联网教育研究院、

  华图教育(广东)、和君咨询

  在线教育,最后的“互联网+”盛宴

  原以为,基于“互联网+”产业模式的在线教育,颠覆了传统教育,解放了学习用户,但是随着在线教育的商业入口价值被逐一发现,刺激了各路利益的贪食者,使得行业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而投资驱动,更助使其非理性成长。

  ■ 文 / 吕森林 * 沈伟民

  参加在线教育公司—“100教育”网上免费班的上海高一女生徐雪婧,在刚刚结束的7月份托福考试中取得了109分高分。为此,“100教育”特别在网上上传了一段“神贴”:“百分哥不生产内容,百分哥只是搬运工。没有质量的搬运工是不合格,也是得不到工钱滴。”

  根据了解,徐雪婧曾在线下体验过一家传统教育机构的托福培训,但成绩平平,这次仅仅参加在线的免费课程,就使得成绩一飞冲天。徐雪婧的成绩神话,印证了在线教育的强大作用。

  徐雪婧只是当前在线教育受益群体中的个案,而正是因为在线教育的这种价值体现,使得提供学习机会的各大在线教育公司,如今已聚成一个井喷式的行业态势。根据iMedia research数据,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924亿,较2012年同比增长32.9%,并预计未来将保持每年30%以上的增速,到2015年将超过1600亿。除此,PE/VC也在加速驱动该产业,据“互联网教育研究院”截止今年上半年的统计,共有50亿投资牵涉其中,该数据几乎相当于前2年的投资总和。

  在这轮在线教育井喷中,BAT的抓手也频出。先是今年2月,阿里联袂淡马锡和启明创投对真人在线教育公司Tutor-Group注资1亿美元;再是7月,腾讯联合传统教育老大新东方,成立北京微学明日网络科技;最后是8月,百度用3000万美元全资收购传课网。在BAT大佬助燃下,在线教育已正式成为一个高速成长的“互联网+”模式的产业新类。

  在线教育的井喷,是中国教育的幸事还是坏事?其对传统教育构成什么样的颠覆作用?另外,当教育沦为商业印钞机后,附注其上的商业公司,怎么做到健康发展?

  “互联网+”新模式

  “互联网+”产业模式,已颠覆了很多传统产业,比如零售、金融、农业、制造等等,而传统的教育领域现在同样被“互联网+”,也并不突然,关键是需求导致。根据搜狐教育向《经理人》提供的一份针对学习用户的《2013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课外辅导在家庭月支出超过2000元的在调查者中占比54%,职业教育支出在5000~8000元以上的占了调查者的45%,语言培训支出的人群在调查者中占比35.83%,另外还有55%的人有读商学院的愿望。

  正如申银万国研究员张衡指出的那样:中国几千年以来,教育作为选拔人才的稀缺资源,并不为大多数人所拥有。中国的教育供给,对需求的满足上完全失衡,而这种失衡一方面是教育资源的垄断,另一方面是地区教育失衡所致。

  和互联网切入零售和金融,并成为当今两大主流的“互联网+”产业模式一样,在线教育也是谋求打破垄断,并把资源“汇通天下”。其定义就是,在师生分离的情况下,借助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有效实施教学和学习活动的新型教育形式。明确定义之后,它究竟怎么玩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