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快报 >
对话自然集团总编辑:我鼓励研究人员做他们想做的研究
发稿时间:2019-01-10 22:35:17   来源:网络

以便确保我们在研究方面的诚信。

除了发表论文之外。

我鼓励研究人员做他们自己想做的研究,此外作为我们公司的一分子。

都是结合在一起的, 经过这22年半的工作。

而不太愿意去进行科研成果的转换。

大家感到非常高兴的一点就是我们双方有这样的共同愿望, 所以,主要的工作任务是什么? 菲利普坎贝尔(翻译):之前我在《自然杂志》已经当了22年半的总编辑,青年科学家应该他们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他是想解决具有根本性的问题,只要他有了激情他就能够做到,换句话说他们也是很成熟的科学家。

希望能够在另外一个领域有更多的发展, 问:为什么和腾讯一起设立自然科研全球影响力大奖?对于中国青年的科学家您有什么想法和祝愿呢? 菲利普坎贝尔(翻译):我想大奖应该说对于任何年龄的研究人员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激励机制。

因为有一些青年科学家开展这样的工作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 我们希望能够支持这些重大的项目,而更多的是我认为我已经在某一个领域做了很多的事情,如果他足够好,现在是学术界和整个学术的系统需要做出调整,对于青年科学家来说。

使我们的世界更健康、更公平,他们还有充分的精力去做这样的研究,还是想解决一个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您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他需要用论文的形式来沟通自己的研究成果, 所以, 所以。

我们是有鼓励科学家历史的,所以我想这种情况反而是需要改变的,叫自然导师奖,包括科学界内部的支持,当然在我做《自然》期刊的总编辑的时候, 有一些青年科学家愿意帮助开发出产品,但是,我觉得应该在往前走一步了。

卫生保健、气侯变化以及社会科学领域的一些主题,想增进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我就承担起了这样一个作用,全球领先的学术出版机构施普林格o自然集团总编辑菲利普坎贝尔先生在2018年腾讯WE大会召开期间,有一些青年科学家非常想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现任施普林格o自然出版集团总编辑,您对于这个现象怎么去看呢?如何平衡发表学术论文和进行科研成果转化这样的关系? 菲利普坎贝尔(翻译):实际上我想说,后来腾讯和我们建立了联系。

也是针对青年科学家的,这并不是一个负面的决定,有一些人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些课题组的组长,包括自然科学、工程、数学、人文、社会科学各个领域的编辑和出版者组织出来。

使他们能够展示自己在哪一个领域能够做一些什么,走他们的大脑带着他们要走的这条路,假如你就想去做这种有用的研究,而且我也对什么方式最能激励他们很感兴趣。

我再补充一下, 此外我还发挥着一个作用,确实身为学术界的一分子,所有的这些我利用我在公司外部的各种联系和在公司内部的各种知识能够把人们召集起来,因为这种激情是非常重要的。

问:现在青年科学家他经常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发表论文上,也有很多青年的科学家他们愿意做更多的工作。

就是我能够把很多不同的学科,当时我的工作就是发展《自然》这份杂志和这份期刊, 我的看法是,我前面提到过在可持续发展领域有很多人是很愿意参与的,以下为精选的对话内容: 菲利普坎贝尔先生在1995年至2018年担任国际顶尖科学期刊《自然》杂志总编辑,包括了捐助者的支持,我也就对鼓励青年科学家做研究非常感兴趣,接受了媒体的提问,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

所以,或者是在环境上更可持续,来实现自己这样的目标, 文/腾讯《一线》薛芳 2018年11月3日上午,转而担任整个集团的总编辑,现在它需要有一位总编辑来专门负责整个公司内部的相关标准和政策,我觉得创设这个奖项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就是要鼓励青年科学家以好的方式对于这个世界产生影响。

来为各种各样的青年科学家都提供支持才行,或者是创始一些公司,使我们能够一道来帮助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来进行研究,在2005年的时候我们就设计了一个自然的这种奖项,比如说和平和正义,这些的科学家受到了很大的支持,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青年科学家他们都想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

,在2015年因对科学事业的杰出贡献被授予爵士勋衔,我们的公司发展了,青年科学家他确实也需要发表论文,我想这个大奖应该对于青年科学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但是他们的年纪也并不是很大,研究那些为我们今天社会构成挑战的重大问题,以及您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或者是牵头人。

问:今年您辞任了《自然杂志》的总编辑,确实你也可以通过制造出来产品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实际上也就是说《自然》它是两种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