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族 快来投*吧

2021-12-29 15:04:49 文章来源:网络

号外号外

2021**地铁族喜爱品牌

年末将至

2021年

多少品牌陪你走过

多少品牌温暖你的生活

快来分享你的故事

快来推荐你爱的宝贝

地铁族喜爱品牌

等待你的这一**

《每日新报》**策划推出的2021年度“天津**地铁族喜爱品牌”评选活动,由地铁一族参与做评委、行使投**权、彰显影响力,选出各领域**有代表**和竞争力的优质品牌。

品牌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资源,是综合实力**直观的体现。品牌价值的核心在于信任。生活品质的提升离不开品牌开发者的匠心打造,当消费者面对各行业纷繁的竞争时,如何进行选择,就是该品牌的价值所在。

地铁连接起天津这座城市的经济、文化、生活命脉,穿行在地铁内的你我他,是城市蒸蒸日上的基石和加速器。每个地铁族拿起手机投出的一**,决定了脱颖而出的品牌,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座城市**人口的喜好,这就是天津地铁消费风向标,也是天津地铁经济风向标,更是天津**地铁族的消费指南。

这份名单,肯定了努力,凝结了信任。2021,不负过往。2022,继续前行!

客官!在看一下呗~

来源:每日新报

复制粘贴就能得到的东西为什么有人愿意砸几****元进去?不理解的人把NFT看作是一场**局,参与的一小部分人把这看作是信仰。NFT**后会何去何从没人能说得清楚,就像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一样,这也许被证明是一个泡沫,但即便泡沫破裂,也还会有更好的东西能留下来。文章来自编译。

来源:Richerd/OpenSea

划重点:

**已经造就了100000多名**富翁

不要用普通人的思维去理解有钱人的消费

地位象征并不是富人独享,普通人也想要

NFT也许是一场泡沫,但也会留下好东西

如果有可能的话,怎么才能让你相信上面的图片值900多万**元?

你在看住的是一幅NFT作品,这是有史以来创作出来的**个NFT。这是由10000个NFT组成的加密朋克(CryptoPunks)系列的其中一部分,作品的发布时间是2017年,在当时全世界大部分的地区还在理解**是什么东西。

此时在座各位大多数很可能已经在翻白眼了,不管是对900万**元这个数字还是NFT这个想法本身。自今年3月份这个概念首次**发以来,对非同质化代币的反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广大的公众本能地认为这是一场对环境有害的**局。成交价越大,不公正的行为就越肆无忌惮。

然后就把我们再回到上面的像素化篇章。它的所有者是一位友善的加拿大**开发者Richerd。大概2013年左右,他开始了加密货币**的开发,但**终厌倦了这个玩意儿。今年早些时候,当Richerd发现了NFT这个东西后,3月31日,他以86000**元的价格买下了CryptoPunk#6046,据他说这是自己一生中**大的一笔购买。

在Twitter上拥有超过80000名粉丝的Richerd上个月声称,他收藏的CryptoPunk对他来说是无价的,不管别人出多高的价格他都不会出售。但第二天他的决心受到了考验,别人开出了2500以太币的价格,时价相当于950万**元。之所以有人开出这样的价格,不是因为Richerd的CryptoPunk值那么多钱——类似的NFT现在的售价约为400000**元——而是因为别人都认为他是在唬人。这是个挑战,但仍然属于合法的出价。如果Richerd**“接受”,2500以太币就会流入他的钱**。

Richerd拒绝了这个出价。

Richerd解释道:“呃,前一天我才刚刚说‘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所以如果别人开出了那个价格我就卖掉的话,很显然我就违背了诚信。**重要的是,我是这个CryptoPunk作为我的个人资料照片,作为我的个人品牌的。每个人都知道那就是我。”

不**之前,Richerd的解释在我看来还很疯狂。一张看起来像是在Fiverr**上面找人弄出来的图片凭什么值八位数?开出这个价格的人得跟现实脱节到什么程度?一个人需要又要误入歧途到什么程度才能狠得下心来拒绝这个出价?不过,在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研究和关注NFT之后,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事实上,这是很说得过去的。

BoredApeYachtClub系列有10000个NFT。以下是三个例子。中间为是吉米·法伦(JimmyFallon)所有。来源:YugaLabs****富翁

为什么购买NFT的价格相当于一位CEO的薪水?这里有个简单的事实可以解释这一点:据估计,**已经造就了100000多名**富翁。所以NFT在今年3月份成为一种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当时正是**的价格攀升到了60000**元的时候,这数字比六个月前**了500%以上。

当你看到那些文章标题或者推文,说谁谁花了一个荒谬的数目买了一份NFT时,很容易会对这种在你看来荒谬无比的购买感到困惑。但有一点你往往很容易会忘记,那就是非常贵的东西几乎完全由非常有钱的人买下来的——而非常有钱的人会愿意在身份象征上面花很多钱。

以BoredApeYachtClub为例。这是一组猿猴的图片组合,总共有10000张,这些猿猴各有各的特点,所有有的会比其他一些更加稀有。比较稀有的售价超过了100万**元,但普通的售价大概也能达到200000**元。(今年4月份推出时,BAYC开发者给每个猿猴NFT开出的价格是190**元。)由库里(StephCurry)与吉米·法伦等人拥有的BAYC其实就是所谓的“个人资料图片集”。这些头像的主要目的是供用户在Discord或Twitter、Instagram等地方展示自己的个**图片。

回顾一下:一张个人资料图片**低要200000**元。

如果孤立来看的话,这太疯狂了。但如果放在有钱人怎么花钱的范畴内审视的话,这个数字就显得不那么惊人了。**右键就可以保存一张JPEG,那为什么还要为此花**呢?好吧,给你100万**元你几乎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安全社区购买一栋很漂亮的房子,但名人经常却要抢购价值2000万**元的豪宅。你可以找一件价格不到500**元的时装,但像香奈儿这样的品牌,它们的生意却是建立在那个价格的20倍的基础之上。

**的价格走势图:当那根绿色的曲线一飞冲天时,有多达10万人成为了**富翁。来源:coinmarketcap.com

富人在线下购买奢侈品我们能接受。那他们在网上买奢侈的东西难道就很匪夷所思了吗?

加密货币研究公司DelphiDigital的分析师AlexGedevani说:“在现实世界里,大家又是怎么处理自己的**富的呢?有人会买豪车或者手表。跟我买一幅CryptoPunk并用来当作我的个人资料图片相比,这种做法的可扩**又如何?”

显然,地位象征并不是富人独享。我们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沉迷其中,不管是在花7000**元就可以买到一辆二手车时决定要买一辆20000**元的新车,还是在沃尔玛以低于5**元的价格出售基本款时买一件30**元的T恤都是这样。大多数地位象征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着特定的受众。戴劳力士手表的**家,开宾利的首席执行官,对于我认为是铺张浪费的这些购买,这帮人并不在乎。这是一小撮他们试图去影响的权势人物。NFT也是这样。

就Richerd而言,他本人就经营着自己的企业Manifold,去帮助像Beeple这样的数字艺术家,展示怎么通过区块链来技术创作只能以NFT的形式存在的艺术。对这些圈子来说,手头拥有一些**受欢迎的NFT系列作品是很有帮助的。当他说他的品牌建立在自己的朋克头像基础之上时,他并没有夸大其词——有一**投资者甚至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他们的组织。

Richerd解释说:“手头持有CryptoPunk的人都会相信一些东西。要么你在这个社区里面已经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你对这个东西产生了信仰,要么是花了很多钱才融入进去,从而表明你的坚定信念。”

“我想展现我的信念。所以我要用行动表示我的支持。”一点麻烦

NFT在两极分化。有一小部分人相信它的底层技术(证明数字商品所有权的代币),但更多人认为这是个**局。就像这第二**人很难看出NFT存在任何价值一样,****人有时候会对技术的不**表现出很强的**备心。

毫无疑问,NFT还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是令人困惑的不易接受**。在加密货币和NFT交易方面**开发者表现出色是有原因的:设置区块链钱**以及其他被咬的数字设备很困难。即便只是买卖也可能有危险。如果一不小心将钱汇到了错误的钱**地址,你的钱就一去不复返了。

然后是费用。想象一下,你有心想要试玩一下非同质化代币,而且愿意承受1000**元的损失。如果你在**发售期间铸造新的NFT的话,一般要花费120到400**元。这个花销似乎还不算太大——但你还没考虑交易费用。大多数的NFT都是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的基础之上,这个玩意儿是众所周知的低效。使用以太坊(无论是交易山寨币还是购买NFT)的人越多,费用就越高。遇到好的时候,每笔交易大概要花100**元,但一般都是这个数的两倍到三倍。突然之间,你的1000**元上限就快被突破了。

对NFT来说,这一点尤其麻烦,因为它就因为会引发“交易费战争”而臭名昭著。100000人同时购买柴犬币是有可能的,因为流通量有1000亿。但是,当10000人打算购买NFT时,就会导致交易成本的大幅飙升,因为一些用户在互相竞价来加快自己买下的速度。这个过程的持续时间可能只有一两分钟,但这段时间会造成大面积**伤。在交易费上花费超过10000**元并不罕见。因为交易失败而损失1000**元也并不鲜见。

有人因为交易失败而损失了4000**元时的情况。这种情况的确罕见,但还不算足够罕见。Etherscan截图,DanielVanBoom提供

以太坊的低效率也导致了大家把矛头指向NFT的另一个弊端,会消耗大量能源。请注意,这是个语义问题:NFT对环境的损害其实不像以太坊那么严重。别的网络,如Solana,只消耗一小部分电力。以太坊开发商预计明年将实施升级,升级后挖矿消耗的能源仅为目前的1%。不过现在这一刻,尽管没人能准确说出以太坊消耗了多少能源,但我们知道确实很多。(尽管**抢走了所有的风头,但它的效率甚至还比不上以太坊,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没有任何东西是建立在它的区块链之上的原因。)

**后,事实上,大多数交易NFT的人目的都是为了获利。**局无处不在,价格波动频繁。大多数创建、买卖NFT的人对这项技术一无所知或不感兴趣。如果说取得了什么技术飞跃的话,那也很可能会被令人眼花缭乱的价格波动所掩盖。

Gedvani说:“我把这叫做泡沫,因为进入市场的投机者数量超过了真正的创造者。”

但是泡沫尽管会破灭,还是能留下更好的东西。不妨想想Pets.com。2000年2月的时候,它站上了2.9亿**元的估值**,但到了当年的11月,随着臭名昭著的互联网泡沫开始破灭,这个网站即告关门大吉。这个网站后来被用来作为泡沫投机交易的警示故事。但显然,投资Pets.com的冲动**终是合理的。这一次特别的冒险确实误入歧途了,但它所关注的电子商务趋势却是正道。七位数的像素艺术也许终有消逝的一天,但数字所有权的证明,也就是NFT的真正意义所在,也许永远也不会消失。2022是个大年

NFT**终的去向会怎样谁都拿不准,谁要是说自己知道那很可能是想推销什么给你。但有一点我们我们是知道的,那就是买NFT的人数几乎可以肯定还会增长。

据估计,每个月大概有25万人会上OpenSea,这个**大的NFT市场去进行NFT交易。很快,CoinBase也将开放自己的NFT市场,目前已经有这200万用户在等待名单上。Robinhood也有类似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在加密货币世界以外的那些已经挣了钱的大公司想要加入进来。《宠物小**灵》背后的故事Niantic,刚刚发布了一款玩家可以赚**的**。Twitter以及Meta(前身为Facebook)均宣称计划将NFT集成到自己的**。而EpicGames则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持开放态度。不妨想象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不再在《堡垒之**》里面购买皮肤,而是买入你拥有的皮肤的NFT——这意味着你可以到其他**去交易你的装备和武器,或者如果你想洗手不玩了,一卖了事。(EPIC表示,自己不会把这样的机制整合到《堡垒之**》里面,但可能没法阻止竞争对手这么干。)

Richerd认为,即将涌入NFT市场的人潮会给数字产品创造出广泛的多样**,面向不同受众出售。一张个人资料图片你邻居可能200**元都不舍得,更不用说200000**元了,但也许他们愿意花10**元买个**的皮肤,或者Facebook的元宇宙里面的产品。但是,尽管这个领域也许会发生改变,但他仍然相信CryptoPunk#6046在一段时间内都是安全的。

他说:“就算所有的NFT**后都倒下了,CryptoPunks也会是**后一个倒的。”

上一篇:TalkingData T11 2021数据智能峰会线上举办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酒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