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锐龙线程撕裂者、intel酷睿x已经停产

2022-05-14 14:29:29 文章来源:网络

AMD锐龙线程撕裂者、Intel酷睿X在发烧级桌面**(HEDT)上一度打得火热,但是根据工作站厂商PugetSystems的说法,发烧级处理器正在市场上消失,AMD已经停产了线程撕裂者3000系列。

同时,AMD新**的线程撕裂者PRO5000WX系列仅限工作站市场而不零售,Intel的酷睿X系列已经断更三年,AlderLake-X、SapphireRapids-X何时发布没有定数,后者也被传将仅限工作站领域。

结果就是,眼下,发烧友们已经没有发烧U可玩了。

PugetSystems工作站月度销量统计显示,2020年年中之后,AMD线程撕裂者在高端处理器占比中一直遥遥领先,**多一度达到35%,但**近一个月基本消失,全没货了。

与此同时,Intel酷睿X系列由于产品断代,占比一直不足5%,如今也完全看不到了。

细看3月以来的周销量统计,AMD线程撕裂者从4月中旬开始基本无货,进入5月后就彻底没了。

2021年11月至今,PugetSystems所售整机中,AMD线程撕裂者、线程撕裂者PRO分别为18.4%、14.4%,合计32.8%,还是很可观的,甚至超过了AMD锐龙的28.9%,并且非常接近Intel酷睿的33.8%,此外Intel至强W仅仅占4.3%。

这足以说明,线程撕裂者家族还是很受欢迎的。

此外,在零售市场上,线程撕裂者也极难买到。

无论**国新蛋还是国内**等**,线程撕裂者3000系列基本都没货了,就连AMD官方旗舰店内也已下架,只有少数第三方店家在售,而上**线程撕裂者2000系列更是早已退市。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竞争缺乏。

Intel在发烧级市场上已经三年多毫无建树,未来也不甚明朗,AMD自然没有动力继续发力。

第二,技术和应用限制。

线程撕裂者已经做到64核心,再增加更多核心意义不大,提升频率又难度极大。

第三,成本考虑。

无论线程撕裂者还是酷睿X,其实都是从数据中心**移植过来的,同样的硅片**简规格而成,制造成本其实是一样的,但做成数据中心级的霄龙、至强,价格直接提高一两个数量级,期间的利润空间差异极大。

Zen3撕裂者家族只出PRO版而没有消费版,也是同样的道理。

第四,主流**突飞**进。

锐龙95950X已经提供了16核心32线程,酷睿i9-12900K/KS也有16核心24线程,再加上对内存、PCIe的充足支持,已经可以满足绝大部分发烧友、内容创作者的需求,实在不够的也有高级工作站可以选择。

未来还会有新的发烧级U吗?可能很大程度上就看Intel能不能给力了。

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快科技

责任编辑:上方文Q文章纠错

话题标签:线程撕裂者AMDIntelCPU处理器

4月14日,豆瓣官方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专项行动的公告》,宣布停用7个问题小组。其中,“豆瓣鹅组”赫然在列。

在豆瓣的多事之秋,这个存活近12年、累积68万成员的豆瓣**大组走到了终点。

在下架处理、社区乱象之外,曾经被文艺青年奉为心头好的豆瓣音乐也在大众视野中消失多年。从音乐人小站、书影音板块到豆瓣FM、阿比鹿音乐奖,豆瓣的音乐内容板块伴随着国内音乐市场和行业的发展和流变。

如今,蓦然回首,不禁唏嘘。这位曾经引领行业发展的“理想主义者”,却在**调**、业务方向、人员变动等多次因素影响下,在国内在线音乐的风云变幻中渐渐被边缘化。

产业转型期的探路人

逐渐被人们遗忘或是鲜有关注的是,音乐是豆瓣延伸**远的藤蔓。

2005年,在豆瓣上线仅四个月后便上线了豆瓣音乐版块,次于豆瓣读书、豆瓣电影,早于后来的明星版块豆瓣同城。在豆瓣早年间的商业定位里,它更像是一个文艺信息检索引擎,而音乐则与书籍、电影一起,构成了评分与交流社区的核心板块。

转眼17年过去,豆瓣音乐见证了行业与媒介载体的变革,在后起之秀们分庭抗礼的时代显得格外寂寥。而就豆瓣**引以为傲的乐评内容而言,也远没有影评与书评那般一家独大的话语权。但此刻再回首,会发现豆瓣音乐始终做着音乐行业迈向互联网时代的“先行者”。

2008年,豆瓣上线了音乐人社区,为音乐人提供发布作品和推广交流的渠道。在那个摇滚、民谣和说唱还在小部分受众手中玩味的年代,独立音乐人的宣推尚是一片荒芜。但是豆瓣的文艺脾**,却成了独立音乐人完成自我成长与原始粉丝累积的沃土。

很快,音乐人**上聚集了众多音乐人用户,用当时豆瓣音乐人产品负责人马t的话来说,“**有比较好创作能力的音乐人都在这里了”。随着用户数的稳定上升,2010年豆瓣音乐人页面改为音乐人小站,功能也日渐丰富。

2011年,《北京晚报》的报道中提到,大陆地区90%的音乐人都在豆瓣音乐上建立了自己的页面,如宋冬野、好****、陈粒、阿肆、小老虎等当下热门的音乐人,都是通过在豆瓣音乐人小站上传作品实现了**早的受众累积。

依托于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人规模和高审**追求的乐迷**体,豆瓣音乐于2011年推出阿比鹿音乐奖。这个奖项不提供金钱奖励,但每年会诚意满满地制作一张黑胶唱片,作为“有声奖杯”来肯定和鼓励音乐人。

同时,豆瓣音乐还借势豆瓣同城,尝试为音乐人带到更多的演出机会。

2014年起,豆瓣音乐开启了线下演出的项目企划“公告牌之外”,在北京举办过一系列的小型演出。在走上更大舞台之前,海朋森、卧轨的火车、小老虎、法兹、高嘉丰等音乐人都曾是“公告牌之外”的座上宾。

2017年,豆瓣音乐在北京举办了“潮潮音乐周”。作为**个由豆瓣音乐主办的音乐节,十分具有豆瓣的气质,风格**括了前卫电子、民族音乐、实验噪音等等,60%的演出嘉宾来自国外。

音乐人小站创建的同期,互联网领域正经历从网页端向移动端迁移的开端,2009年11月,豆瓣的电台产品豆瓣FM也正式上线。其利用自身个**化的推荐技术,从数量庞大的曲库中向用户推荐可能喜欢的音乐,“让你和喜欢的音乐不期而遇”。

不同于点播类音乐产品,豆瓣FM主打陪伴背景音式的电台应用,将豆瓣的算法推荐机制应用于音乐产品,用户首次以“红心”、“垃圾桶”或者“跳过”的方式,来调教算法满足自己的听歌喜好。有用户曾形容,使用豆瓣FM就像是在沙滩上捡贝壳,不知道下一次弯腰时捡到的是怎样的贝壳,有一种期待的喜悦。

同时,豆瓣FM每天会推送一批**选歌单,这也成为许多用户心中的**神自留地,邂逅之喜让豆瓣FM在彼时深受喜爱,赢得了市场口碑。

在解决音乐人的宣传需求之外,豆瓣音乐也在变现层面做了探索。2014年,豆瓣推出了帮助独立音乐人的“金羊毛计划”,成为国内**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作品在线播放即**”的项目,也是当下“流量分成”类扶持计划的逻辑雏形。据悉,首批邀请**括孔令奇、戴佩妮、金玟岐、腰、P.K.14、顶楼的马戏团、痛仰等在内的100位音乐人加入计划。

2015年开始,“金羊毛计划”还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了全球发行服务,并成立了以孵化独立音乐为主的大福唱片。例如,腰乐队**为经典的两张专辑——《相见恨晚》和《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就是在2015年4月经由大福唱片在全球发行,超过239个**的听众可以收听或下载。

2016年12月21日,豆瓣音乐将音乐人小站内的作品整合进豆瓣FM,并根据豆瓣FM内的播放量向独立音乐人支付使用费。豆瓣此举一举两得,一方面增加了音乐人的**光率,另一方面也聊解了豆瓣FM版权的燃眉之急。

回首豆瓣音乐一路走来,它的诸多尝试对于行业而言都是极为先锋**、首创**的,深刻影响了后来者的行业打法。而不知从何时起,豆瓣音乐却难掩萧条的底色,与主流渐行渐远。

理想主义者的消亡史

在诸多对豆瓣创始人阿北“著书立传”的文章中,作者对阿北都有一个“共识**”的标签:一个文艺的理工**,一个理想主义者。

他先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获得物理学**士学位。后来,因为不满在IBM一眼看到头的职业生涯,辞职回国。他写代码的背景一定是星巴克咖啡馆,他创建豆瓣不过是为文艺青年搭建一片**神自留地。

阿北的履历给豆瓣定了调:它属于文艺青年。这是豆瓣创建的初衷,也成为豆瓣的调**贯穿始终,并影响了各个产品业务的发展方向。当我们以豆瓣音乐作为一个切入点,会发现豆瓣始终在坚持初心,但是在慢节奏的摸索中,市场和时代正在轰轰烈烈地变化着。

2014年末,豆瓣音乐从总公司独立出来,成立了偏北文化和大福唱片,时任豆瓣高级运营总监的刘瑾担任偏北文化总经理,后于2016年离开豆瓣进入太合音乐负责音乐人相关业务。

与此同时,2015年7月**版权局出台“史上**严版权令”,一场由政策推动的行业洗牌到来。

数据显示,全网16家服务商紧急下线了未经**的220多万首音乐作品,Songtaste、多米音乐等**也因为“版权战”先后关闭。而随着豆瓣音乐的版权陆续到期,红心歌曲一首首变灰,没有为版权储备足够资金的豆瓣音乐**终败下阵来。

后来在2018年4月,豆瓣音乐从豆瓣分拆,与主打toB业务的音乐版权管理公司VFine合并重组成DNV音乐集团,豆瓣FM也于次年2月获得**音乐和挚信资本的战略投资。

豆瓣音乐看似有了一点转机,但前路依旧迷茫。2019年,豆瓣FM上线了6.0版本,界面设计中取消了检索功能,更深化了“电台类”音乐流媒体的特征,并新增了歌单功能。同年底,豆瓣音乐总经理也是豆瓣音乐的**号员工许波带领团队出走,创建了“**丽音乐”,豆瓣FM交由VFine运营。

对于豆瓣音乐今后的规划,VFineMusicCEO唐子御对音乐先声表示,“现在互联网整体的大环境都不是特别好,公司内的策略还是考虑慢慢去做。”作为拿到门**的**后一个流媒体入局者,豆瓣FM如何继续重回主流视野,还很难说。

而市场对于改版后上线的豆瓣FM的态度,从它在应用商店中的评分可见一斑:5分和1分占据主流。老用户纷纷递上5分,希望这个承载了青春和情怀的应用别再倒下,而新用户纷纷打上1分,“连搜索功能”都没有,为其扣上了“**难用的应用”的帽子。

打开豆瓣FM,荒凉感更甚。“兆赫”板块频频卡顿,而深受喜爱的**选歌单板块一片空空如也。另外,豆瓣FM在“摆烂”的现实似乎也佐证了“小而**”的**无法在“大而全”的版权角逐中另辟蹊径。

2019年后,阿比鹿音乐奖按下暂停键,豆瓣主办的线下演出也全部停摆。如今,豆瓣音乐人小站已不再是独立音乐人发行作品的首选,作品播放量也只剩下区区几千。

数据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上独立音乐人已经突破40万,**音乐人入驻的音乐人数量也超过30万;另一边,短视频**也纷纷入局独立音乐人争夺战,都开始争抢音乐人这块蛋糕。

那么,**早基于智能算法为用户推荐音乐的电台式流媒体,豆瓣音乐为什么没有长成后来的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

4月14日,前豆瓣FM产品经理"丸子"在潘乱的视频号直播间提到,一方面,海外电台流媒体服务Pandora成功成功上市,在商业上已经证明了一条可行的道路;另一方面,考虑到点播模式的版权费远高于非交互的电台式播放,作为小公司的豆瓣音乐相比其他玩家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于是选择了电台的路子,而不是流媒体的路线。

某种程度上,豆瓣音乐乃至豆瓣就像是互联网公司中的西西弗斯。

乐观者见它在逆境中仍然坚守,悲观者见它在商业化迅**发展的竞争中慢慢错失时机。但现实很残酷,在情怀与商业的对抗中,风流总会被雨打风吹去。

被埋在后院,还是开出花朵?

豆瓣音乐曾经有过许多构想,并在后来被其他同行验证。

它很早便看到了独立音乐人的价值,多年后的《**新说唱》、《乐队的夏天》的大热,独立音乐空前的商业价值佐证了豆瓣音乐的远见;它也很早就以“豆列”的形式开始自制“歌单”,而后网易云音乐将歌单制作进一步赋权给用户,成为自身的立身之本;它很早就主张“用兴趣找到彼此”的理念,如今短视频**、音乐流媒体都在深耕兴趣圈层。

只可惜,这些许多**的构想,但是商业化的进程中却又十分保守。

音乐交流与沟通的社区、基于播放量的**分成模式、用户生产内容、音乐推荐算法等均始于豆瓣,而是后来者将这些豆瓣音乐的闪光点向商业化推进了一步,甚至成功后来者居上,将豆瓣从大众的视野中越推越远。

豆瓣在发散各种可能的时候,始终是一种浅尝辄止的姿态。在商业化门前临门一脚的时候,豆瓣音乐却选择了止步。于是,始于文艺青年的豆瓣从未走入大众视野,也再不会走进大众视野。

豆瓣音乐也是如此。它似乎始终秉持着一副“不屑与人争抢”的姿态。在对豆瓣员工的采访中,大家常常提到阿北“不愿赚脏钱”。这种“脏”是与纯粹的情怀相对的。也许就是这份对脏钱的不屑,过早葬送了豆瓣音乐的天命。

有媒体在谈及虾米音乐时,评价它是“被埋在阿里的后院儿”。豆瓣音乐与虾米音乐一样,有深度、有情怀,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中心走到边缘。豆瓣音乐会不会也埋到谁家的后院,我们不得而知。

但作为对豆瓣音乐有感情的用户,我们还是希望它能开出更**的花朵。

上一篇:史蒂夫-乔布斯曾希望初代iphone没有sim卡插槽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酒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