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奇闻趣事 >
[慈文传媒]不用流量明星,我们的综艺还有人看吗
发稿时间:2018-02-15 12:01:09   来源:网络

  深度文娱导读:

  作为2018的新综艺,《声临其境》打响了湖南卫视开年爆款第一枪。这档“中国首档原创声音魅力竞演秀”,用“声音”作为一枚开拓当下综艺市场的棋子,从日益同质化的综艺领域中脱颖而出,披荆斩棘,同时也为“没有流量明星的情况下,综艺应该何去何从”这一问题提交了一个可行的回答。

  唯“流量论”破,流量和内容的权衡点逐渐清晰

  不用唱跳、不用道具,几把椅子和耳机就能搭成一场综艺,当赵立新用四国语言让全场彻底沸腾之后,这档缺失流量明星作支撑的综艺,完美地宣布首战告捷。

  其实,综艺节目对热话题大流量的明星笑脸相迎,无非是迫切的需求这些明星个人附加的粉丝资源,从而抬高市场占额,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实现扩散传播。

  比如在本月19日开播的新网综《偶像练习生》,因为张艺兴、王嘉尔等流量大户的参与,已经让节目在18日时的微博话题讨论量已达到493.4万,去年11月才开通的官微也已集结15万粉丝,而随着节目的播出,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也有望成为下一批流量新秀。

  对于自带数据的流量明星来说,在各类综艺节目中露脸,也是作为展现自己能力、风格特点和提高认知度的大好时机,毕竟,影视音乐作品只能镶嵌在一种角色里示人,可综艺节目却自由开放的多。

  节目和明星之间的互利双赢,让很多爆款综艺都闪着流量明星的光,但当综艺市场进入逐渐成熟稳定的轨道之后,粉丝数量多、话题度高的流量明星就不再是节目品质的唯一保障了。流量明星为节目带来巨大舆论谈资的同时,也赋予节目诸多的考验和挑战。

  而且,在谎言见光死,打脸分分钟的网络洪流里,万千瞩目的流量艺人稍有不慎,节目也存在跟着翻车的风险。尤其是在《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一些列主打品质内核的节目被观众称道后,唯“流量论”的观点就有些孱弱,节目一旦失去口碑和内容,用几倍的“暴风流量”都无法挽救,于是,流量和节目内容的权衡点逐渐开始清晰。

  缺失流量明星,我们的节目还会有人看吗

  任何一个单一的元素都无法成为整个节目的保障,在没有流量明星的节目里,不禁要思考,到底要怎样才能首战告捷吸粉无数。

  首先,以内容打头阵的节目要在类别上细化。歌唱类竞技、舞蹈类竞技、户外真人秀可以算综艺节目较为集中的三座大山,接着,歌唱竞技类又细分为如《中国好歌曲》等原创歌曲类、如《不凡的改编》等歌曲改编类、《梦想的声音》等素人讨教类等,舞蹈类又细分为偏重塑形减肥的《越跳越美丽》、创立评委“out制”的《奇舞飞扬》等,户外真人秀也从快变慢,开启经营、生活、记录、成长的模式。

  靠品质内容出挑的综艺需要在题材上不断给观众新的刺激,《演员的诞生》从“演技”着手,《声临其境》从“声”出发,《喜剧总动员》主打喜剧小品,这些综艺把娱乐综艺资源细分成不同的维度,定向吸引聚群中的观众,当内容得到核心圈层关注者的肯定,他们向外传播的力度可能比视线固定在流量明星上的粉丝更有爆发力。

  朱亚文配音的《白鹿原》,对张嘉译的模仿达到极致,而瞬间之后,与演员李幼斌的相似度仿佛原声重现。就连在诠释周迅的《撒娇女人最好命》时,也能与之特点极为匹配。朱亚文的大爆发迅速得到观众认可,“朱亚文宝贝儿”“朱亚文声临其境”等关键词被网友们推上热搜榜。

  第二,走心的节目除了在内容上有自己的理念和意识之外,会以平等的身份去对待观众。

  《声临其境》播出之后,围绕声优、配音、台词等问题的讨论比比皆是,节目成功地把观众带入主题方向上的探讨,而不仅仅限于某个明星的舞台能力,也不是谁比谁强的这种无谓的争端,节目和观众在身份地位上的平等,让电视机前的观众获得参与感。

  获得这种舒适感的观众会成为节目的“忠粉”,会自发的挖掘到除了舞台上的“声音”背后更多的东西,从而在价值角度上为节目本身贡献能量。

  比如上期出现的四位老师,翟天临的“百变少女心”、“季检察长”的“村长”和“李逵”、高亚麟的欢乐与深情、朱亚文的情感电台,每一种专业和出人意料的背后都透露着对职业和观众的尊重。

  第三,对于人设塑造,节目要从实际出发。当节目中塑造的明星人设与观众内心期待值不符合的时候,结果往往比明星自己“人设崩塌”来的更凶猛,既没有流量小年轻,也没有心理预期的明星人设,观众只能选择用换台和关闭视频窗口来结束这场失望的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