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美国PK世贸,70年来一直都没停
发稿时间:2018-04-18 01:01:13   来源:网络

  以贸易促和平

  因工作关系,日内瓦是笔者到访次数最多的外国城市。尽管日内瓦是一个人口不足20万的小城市,但却有超过200个国际机构的总部或办事处设在这座阿尔卑斯雪山映照下的小城。在日内瓦主干道洛桑大街靠近莱蒙湖的一侧,并排坐落着两座风格迥异的建筑,一座是比较古老的欧式建筑,而另一座则是玻璃、钢架的现代建筑——这里就是世贸组织(WTO)总部所在地。有趣的是,其中较老的建筑最初是为国际劳工组织建造的,而如今工会几乎已成为自由贸易的天然反对者,WTO则无疑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最坚定的代言人。

  尽管自由是每个人的渴望,但自由贸易从来没有赢得过所有人的心。事实上,自由贸易一直是在国际和国内政治讨论中充满争议的话题。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及随后爆发的惨烈大战引发了人们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深刻反思,世界才第一次形成建立一个维护各国间开放贸易秩序的共识。1947年关贸总协定(GATT)的诞生正是各国以贸易促和平的美好愿望的体现。在随后的70年中,GATT及其继任者——1995年成立的WTO为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维护世界市场的开放和稳定做出了关键性的贡献。然而,这并未消弭不同国家、不同利益群体围绕自由贸易的持久争论,只不过争论的对象、参与者和角色定位发生了多少令人意外的变化。2016年一贯反对自由贸易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使得长期引领全球化的美国走向了自由贸易的对立面。特朗普更是数次宣称“WTO是一场灾难”,对美国“非常不公”,并威胁退出WTO。一个领导建立GATT/WTO的世界头号经济和贸易大国竟然要退出WTO,这无疑是对WTO的沉重打击。

  事实上,从诞生之日起,GATT/WTO就一直面临着持续不断的挑战,其中最关键的原因是GATT/WTO是一个所谓“成员驱动型”的国际组织,它的一切决策都是由所有成员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来作出。和其他国际经济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不同,WTO并没有独立行事的能力。人们常说的WTO总部其实只是一个为全体成员提供服务的秘书处,不具有任何决策或执行能力。笔者在WTO秘书处的朋友时常抱怨说,他们空有一身专业知识,却往往只能做些辅助工作,不能就一些新的议题开展研究、提出建议。这实在是极大的人力资源浪费。还有的认为,WTO秘书处区区2亿瑞士法郎的预算实在过于寒酸,也制约了秘书处雇更多更优秀的人才,以开展更多更有效的工作。

  WTO的所有问题归根到底是其成员之间的关系问题,这种关系随着各成员经济、政治、贸易、科技、竞争力等各方面实力对比的变化而处于不断调整中,而调整即意味着摩擦和动荡。事实上,GATT/WTO的发展史始终贯穿着主要成员尤其是美国和其他竞争者之间轮番上演的爱恨情仇,而当这种竞争激化到既有规则框架难以约束或调和的时候,GATT/WTO便面临着新的考验和选择。如同二战结束促成GATT多边贸易体制的创立,冷战结束则催生WTO多边贸易体制的扩展和深化.。上世纪80年代正是美国奉行单边主义、滥用反倾销措施的顶峰,其直接表现就是抛开GATT体制,利用美国的霸权优势和单边威慑,迫使日本、欧共体自愿减少出口或者扩大进口。当时的GATT无疑是深处危机之中。此后,美国借着冷战胜利的声威,裹挟着欧共体、日本以及众多冷战后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的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完成了对多边贸易体制一次最大的根本性改造,成立了WTO。

  美国的变本加厉

  和当时相比,现在WTO面临的挑战显得更加严峻,而最根本的一点是美国这个一直以来的“领导者”想要撂挑子。随着WTO成员数量的增加,WTO内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集团之间的矛盾和分化日益凸显。美国逐步意识到,WTO不再是以往那个它可以主导和控制的、实现其期望的贸易政策目标的工具,并对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联合抵制美国的意图既感无奈又深感不满。

  由于WTO规则和谈判是基于协商一致的原则,只要有一些成员甚至理论上只要一个成员拒绝,那么WTO就不能制定任何新的规则。面对世界贸易中层出不穷的新问题,WTO无法给予及时的响应并制定新的规则,无疑大大削弱了WTO的吸引力。以往WTO召集部长会议期间,会吸引众多关注贸易自由化的人士。如1999年WTO在西雅图召开部长会议,招来数以万计的反全球化人士的示威游行并引发骚乱,也有大批跨国公司的代表来游说各成员的谈判代表。而现在的WTO部长会议相对显得冷清,笔者曾作为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2013年在巴厘岛举行的第九届部长会议,会场内外既看不到任何的抗议标语,也少有繁忙穿梭的游说者。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众多双边、区域贸易协定谈判的火热场面。2008年WTO日内瓦部长会议失败之后,美国一家就引领了多个巨型区域贸易谈判,这无疑会削弱WTO的中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