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庄之蝶岳母通阴阳,懂因果,却解未来——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开营

2021-11-25 06:04:28 文章来源:网络

在《废都》一书中,有一个神秘的老太太,这个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庄之蝶的岳母。

她的行为举止怪异,说话疯疯癫癫,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荒诞和怪异,用现代的语言解释,就是她身上具有一种浓重的神秘主义色彩。

她是一个具有神性和人性共生的神秘主义色彩的传奇人物。

贾平凹为什么要在书中塑造这么一个无厘头的人物,这和《废都》的整体风格完全不搭边,但你细品《废都》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物的重要性,是不可或缺的。

因为贾平凹急需要一个这样的形象来反思现代文明。

很多人看《废都》是为了看里面的风流韵事,因为它曾经被列为禁书,这部书让贾平凹毁誉参半,有人说它是一部奇书,也有人说它伤风败俗,是当代文学当中最受争议的一部作品。

现在很多研究《废都》的专家都在研究这个疯老太太,想从中看出一些端倪,当初贾平凹把她写入书中,究竟是为了让书中充满神秘色彩,还是有其他的含义?

但这部书从开篇进入就具有着神秘色彩,什么西京城四朵奇花,天上的四个太阳,很多人都以为是指代西京城四大名人,或者会四大美人,其实,我认为并不一定完全如此,贾平凹也可能通过这种描写来衬托这部书的荒诞主义色彩,同时,引出书中的疯癫老太太。

我们在看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时候,总是会出现问题外音,或者是旁白解说,但贾平凹的作品独具风格,他通过老太太的嘴,将这题外音或者叫做作家的旁白插入文中,让文章阅读起来没有突兀感,更是一气呵成。

那么,这充满神秘色彩的老太太,为什么要指定为牛月清的母亲,也就是庄之蝶的岳母,而不是其他的角色?其实,从《废都》中的人物关系就可以明断。

首先,我们说一下《废都》里的人物关系。

主人公当仁不让就是西京四大名人之一的庄之蝶。

主人公身边的女性:牛月清(妻子),景雪荫(旧情人),唐婉儿(情人),保姆柳月(发生过关系)、阿灿(发生过关系),汪希眠的媳妇(比较暧昧)。

主人公身边的男性:好朋友孟云房(文史研究员)、画家汪希眠(四大名人之一),书法家龚靖元(四大名人之一),乐团阮知非(四大名人之一)、赵京五(学生)、洪江(学生),周敏(学生,同时是本书重要的线索)。

这些主要人物关系中,和庄之蝶关系最近的,也是让其他女性忌惮的就只有牛月清了,而老太太作为牛玉清的母亲,自然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据书中所言,牛老太太五十岁左右就失去了丈夫,可见其是个苦命的女人,经历了早年丧夫之痛,而她到了六十三岁就开始神志不清,这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一般的老太太六十三岁左右依然精神矍铄,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此反常,可见老太太不是一般人。

保持如此状态一直活到八十多岁,突然睡了半个月不吃不喝,本以为她走到了人生尽头,可是,她又突然活了过来。

从此之后,牛老太太说话就神神叨叨,说出来的话,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甚至逼着庄之蝶给她买了棺材,每天就睡在棺材里,这种怪异的举动,别人只当她是老糊涂了,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也不会有人关心一个老太太的异常举动。

她每天出门的时候,还要带上纸面具,据老太太自己所言,她能和死去的丈夫对话,还能看到鬼的世界。

莫非这老太太睡了半个月从鬼门关上走了趟之后,成了阴阳使者?

她告诉庄之蝶:“老伴埋怨新添的邻居吵闹得慌。”

后来庄之蝶去岳父的坟墓时,发现岳父的旁边出现了一个新的坟,心想:“这一定是爹所说的新来的隔壁了”。

在医院的时候,老太太说:“一个鬼去投胎了,那孩子就要出世了!”语音未落,远处就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庄之蝶这才知道老太太所言非虚。

在小说的结尾,老太太还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局限,“看”到了唐宛儿被丈夫捉回去锁在一个房间里虐待,再一次显示了牛老太太身上的神秘主义色彩。

牛老太太的塑造仿佛也让我们看到自己周遭生活中的上了年纪的老人,亦实亦虚,亦假亦真。

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非理性”的言行举止带有神秘主义色彩。

佛家的鬼魂说、投胎转世说在民间都有很深的沉淀,老太太的预言就是基于这样一种传统文化中的神秘主义。

贾平凹喜欢看佛教的东西,相信灵魂的存在,相信轮回转世,由此我们不难理解老太太身上神秘主义色彩的出现了。

在书中,牛老太太也不是不帮助自己的女儿解惑,但是牛月清根本不予理会。

牛老太太曾无缘无故指责牛月清出门不戴面具,也不化妆,人的真面目怎么能示人?

但牛月清未予理会,其实,最明白的人就是老太太,她早就看出来庄之蝶的喜爱,而牛月清不打扮自己,只能让庄之蝶越来越讨厌她,但是,牛月清不当回事,最后只能落得悲剧下场。

老太太不是不想点破,只是作为一个具有阴阳眼的人而言,只能点,不能破,点破就会损阴德,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老太太能通阴阳,懂因果,却是解不了庄之蝶的风流债,因为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即便是看破,也是无解的,只能靠当事人来悟,可是,身在花丛中的庄之蝶乐不思蜀,哪里能参透呢?

大家只当老太太糊涂,但贾平凹正是借助这一具有神秘主义色彩的人物,一语中的,道出了现代文明的虚伪、冷漠。

城市化的快速进展,却让人与人之间失去了起码的真诚,到处充斥着尔虞我诈,谁都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

另外,在老人眼里,她说:“满城的鬼倒比满城的人多!这人死了变鬼,鬼却总不死,一个挤一个地扎堆儿。”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废都”似乎显现了它的本质,从某种程度来说,“废都”实是一座“鬼城”,疯癫的老太太的话语便是对扭曲的社会显示的赤裸裸的讽刺与批判:道德沦丧,人鬼混沌。

作者以牛老太太的“非理性”视角来反观社会现实,揭露了现实社会的虚伪与道德缺失,以此达到批判现实的艺术效果,直达本质。

很多评论家认为庄之蝶的精神困境,实际上也是贾平凹的精神困境。

作者塑造了牛老太太神性与人性并存的传奇人物,并以轮回转世、因果报应等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思维来进行困境中的突围,以看似荒诞的“非理性”思维来反思现代文明。

所以,细品《废都》你会发现,这本书不是简单的风月情事,其实,更有深层次的含义,值得人们去研究和学习,但很多人只盯着污秽的地方看,自然是看不清事物的原貌。

就好像有些人愿意用放大镜看别人的缺点一样,优点都给忽略了。

所以,我认为《废都》是一部揭露人性的理性书籍,通过描写庄之蝶的风流韵事,已经西京城里发生的种种荒诞的故事,让我们反思现实,通过牛老太太的风言风语来表达现实中存在的牛鬼蛇神。

只要我们细细品读,才知道《废都》的确是一部奇书,如果你想领略《废都》的精彩之处,欢迎点击下面链接购买。

来源:差点街访

“生生不息,是永不停歇的成长,是无法被停止的表达欲。”正如首届IM两岸青年影展的颁奖礼上,评委会主席王小帅导演所言:电影人永远是年轻。而“生生不息”是对电影人最大的期许。

2021年第二届IM两岸青年影展携手CNEX,设立“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面向 2020年首届IM 两岸青年影展的120强选手开放,征集他们正在进行的长片项目,最终8组学员入围训练营。11月16日,入围者与7位顶尖的电影界导师们在平潭举行了开营仪式。

“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开营(左起:丁瑞武、陈玲珍、方少勇)

平潭综合实验区宣传与影视发展部广播电影电视出版管理处处长丁瑞武,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卫视中心副主任、海峡卫视副总监方少勇,训练营顾问、CNEX 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陈玲珍和纪录片导演、CNEX 共同创办人暨制作总监张钊维,著名导演、编剧、制作人李睿珺,著名编剧、作家阿美,台湾新新导演代表人物徐小明,电影“第六代导演”之一、编剧唐大年等训练营导师,著名导演、编剧、制作人耿军,以及8组训练营学员出席开营仪式。

左起:耿军、李睿珺、张钊维、丁瑞武、陈玲珍、徐小明、阿美、唐大年、方少勇

同时,开营仪式全程与因疫情或项目关系无法到场的训练营导师、著名剪辑师萧汝冠,学员之一、台湾导演隋淑芬(作品《带妈妈出去玩》荣获首届IM两岸青年影展最佳影片荣誉)网络连线。

右上:萧汝冠;左下:隋淑芬

“在IM获奖不是终点,而是全新的起点”

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卫视中心副主任、海峡卫视副总监方少勇表示,本届影展注定会是更精彩、更有亮点的一届。亮点之一,就是首次举办的“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

正如影展定位:足够专业、足够年轻、足够真诚。因为足够真诚,所以携手CNEX共同打造训练营,用我们的纯粹与专业,用我们的真诚与热情,为筛选出在新时代浪潮中真正属于青年导演的好作品、真正具有蓬勃生命力的“后浪”,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我想这也是IM影展设立“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的初衷。

左起:徐小明、陈玲珍、李睿珺、耿军、张钊维

方少勇认为,年轻电影人的成长之路上必定会遇到诸多困难与困惑,IM两岸青年影展和训练营不是终点,而是全新的起点,是电影之梦起飞的平台和漫漫长路的补给站,训练营和导师在未来也将竭尽所能从资金、渠道、创作等各方面为青年导演扫清现实的阴霾,提供优质、强大的助力。

学员在现场做笔记

“创作之路不易走,与志向相同的人同行很幸运”

训练营顾问、CNEX 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陈玲珍去年就担任IM两岸青年影展评委,看到了很多青年电影人充满多元化创作力的优秀作品。她坦言,创作之路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与志向相同的人同行很幸运,有丰富从业经验的老师一路支持、帮助更是难得,相信学员们在训练营一定获益良多。

首次来到平潭的纪录片导演、CNEX 共同创办人暨制作总监张钊维表示:自己一直以来都会通过互联网等渠道了解平潭的文化、影视业界动态。他认为,拍摄好的作品并在优质平台展示,对于青年影视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这既是对自我能力的肯定,也是拓展未来影视事业的机遇,而IM就是这样的平台,相信未来一定会在IM影展看到学员们更多的优秀作品。

“拍电影就是升级打怪的过程”

在训练营首日的导师讲座中,李睿珺说道:一首好诗好不好,不在于写在洒金宣纸还是厕所手纸上,而在于诗的本身。所以年轻导演一开始要先在能力范围内拍熟悉的人、身边的事,不要过分讲究工业装备和外在形式,而一部电影只有成品出来才能真正看到问题在哪,拍电影就是升级打怪的过程。

从11月16日开始,为期四天的“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都将会以这样的讲座分享、作品点评和一对一指导等形式与青年电影人展开课程讲授及沟通交流,从剧本、视听等不同维度给予实践训练;

11月19日,著名导演王小帅和著名剪辑师、监制廖庆松还将为学员开设大师课,从“影片制作与监制的关系”“从剧本到影像”等角度,与学员们分享交流电影创作和对接市场的成功经验。

导师点评学员作品(从左至右:徐小明、唐大年、李睿珺、阿美)

电影人永远年轻,电影人永不言弃。训练营将以逆流而上的挑战氛围,指引通往专业化的道路,同时孵化优质华语电影项目。此外,训练营最终的优胜者还将荣获“生生不息"创作训练营优选奖,并获得奖金扶持。

训练营讲座

11月16日

李睿珺:低成本电影的筹备与制作

阿美:编剧的核心

11月17日

徐小明:导演与剪辑的关系

唐大年:一场戏

11月18日

萧汝冠:藉白居易叙事展开生门剧集

训练营大师课

11月19日

廖庆松:影片制作与监制的关系

王小帅:从剧本到影像

关于IMFF

IM两岸青年影展(In Moments Film Festival,缩写:IMFF)是以扶持高校青年影视创作力量为目标,集短片评比推优、论坛、展映等于一体的专业影像节展。

IM是“In Moments”简称,意为“从这一刻起”。作为高校青年影视创作人成长路上的支持与见证者,IM倡导青年创作人以影像为手段,呈现多元时代下社会发展的真诚表达。

In Moments Film Festival(IMFF)is a professional film festival including short filmcompetition, forum and screening, which aims to support youth film creation andproduction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M is short for "In Moments", which means "from this moment on". As a supporter and witness to the growth of young film creator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M advocates young creators and filmmakers to present a sincere expression of social development in a pluralistic culture era.

来源:东南卫视

上一篇:韩艺瑟才是扮嫩高手,穿花裙子配彩虹眼妆时暴风眼》里可太吓人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酒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