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体坛快讯 >
出境指南:从尼泊尔到印度的注意事项
发稿时间:2017-11-14 16:01:07   来源:网络

  从尼泊尔去印度,我走的是走的人最多的路线,从波卡拉出发,坐长途车去尼、印边境上的小镇苏瑙厘(Sunauli),在那儿出境、入境,然后坐印度的公车去印度境内最近的火车站郭拉普尔,从那儿有火车去瓦拉纳西、德里。

  去苏瑙厘没有旅游车,只有当地人坐的长途车。200公里,票价200卢比,行程6个小时。

  让健行的向导代买的票。

  天刚朦朦亮就起来去坐车,到车站一看,没有车,也没有人。就我一个人,和几只野狗。问了车站边的茶馆老板,说是因为毛派武装,路封了,去苏瑙厘、加德满都的车都取消了。

  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找了个客栈又住了一天。又有人说封路的原因是工人罢工。

  不管什么原因,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头一天下午我还到处问有没有问题,谁都说没问题。不明白。

  第二天算是走成了。到车站的时候,七、八辆车等在车站的停车坪里,乘车的人也到了不少。

  等车的时候,又碰到在山上认识的比利时夫妇,他们坐车去奇特旺。他们主动把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留给我,还在餐巾纸上画了个草图说明他们在比利时的家的位置,离布鲁塞尔100公里的一个小城,说,你来,我们开车接你。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是夫妇两个人的名字组成的。

  因为是两天的乘客合在一起,所以车完全坐满,还有人站着。

  我坐最后一排靠窗,旁边是两个英国小伙子和一个韩国姑娘,一个韩国小伙子。两个英国小伙子个叫马特,一个叫保罗,身高都在一米九左右,马特还挺壮。车座位间距很小。马特坐的是对着走道的座位,可以伸伸腿,保罗就苦了,要用手推着前座的靠背,怎么坐也不是,要用手推着前座的靠背,两腿尽量分开,才可以将就坐下。时间长了,也还是受不了,只好把背包垫在座位上,几乎是半站着“坐”。亏他六个小时毫无怨言,毫无愠色就这么过来了。

  问马特和保罗为什么来印度,说是在网上找了张三十八磅英国印度往返的机票,所以就来了。

  中途休息的时候,在路边小摊吃的东西,一杯奶茶5卢比,一个煮鸡蛋5卢比,另外还有那种炸的饺子皮包的咖喱土豆,叫三美沙。

  韩国女孩是个天生的背包客的料。路边有卖桔子的,先问一个多少钱,再问一公斤多少钱。摊主说40卢比一公斤,她很响、但又非常自然地倒吸了一大口气,吃惊的程度就好像睡觉的时候掀开被子看到一条眼镜蛇飕地从被子里立起来一样。盘算以后跟我说,一个一个买合算。后来又发现算错了,是论公斤买合算,就要买一公斤和我分。摊主高高地给她秤了一公斤,用塑料袋装好,她非得让人再饶一个,没等人家说不,操起一个就走。其实不是小气的女孩子,一共十一个桔子分了我六个,另外五个还分给和那个韩国男生,还有马特和保罗。


  沿途是很好的山路,柏油路,只是没有超过一百米的直路,倒是有很多急弯,司机奋力打方向盘,身体一会歪到右边,一会儿歪到左边,还要抽空往窗外吐口水。

  路上车很少,只是偶尔碰到对面过来的长途车。真奇怪,这是连接尼泊尔和印度的主要公里之一。

  六个多小时后到达苏瑙厘,已经快下午两点了。汽车站离边检还有两公里多,坐人力车去的,开价100卢比,还价50卢比成交。路上,把我们拉到路边换钱的地方把我们剩的尼泊尔卢比换成印度卢比。

  在尼泊尔边检站填了个离境卡,护照上盖了个戳,算是正式离开尼泊尔了。人力车拉着我们顺着同一条路,往前走了几十米,通过了没人管的一个大门,在路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铺外停下来。一看门楣上的字,发现这就是印度的边检站。要不是人力车夫知道,肯定要错过,变成非法越境。小铺的门敞着,里面摆着两张桌子,官员坐在桌后,填了表,护照上盖戳,算是入境了。

  还是同一条路,离边检几百米就有长途车去郭拉普尔火车站,三十公里路车要开三个小时。

  上车的时候车上还有座位。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选择了靠前面的座位,我座位面对着一排座位。我以为不至于坐得那么满。谁知道,等了二十分钟,我前面这排座位塞得满满的,大家的腿互相交叉,谁也动弹不得!有的乘客干脆坐在别人腿上,因为售票员说了,那儿有一个座位。坐的和被坐的都很是各得其所的样子,相安无事。车厢外的气温很是舒适,不过我出了一身大汗。

  司机真有牺牲精神,肯把驾驶座让出半个给最后上车的乘客。

  三个小时后到了郭拉普尔火车站。这三个小时,比爬一天山都累。

  郭拉普尔晚上十点四十有始发去新德里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