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支队举办全员岗位大练兵阶段性对抗赛—记联勤保障部队汽车运输某团一营一连党支

2021-11-25 09:04:54 文章来源:网络

寒日练精兵,冰雪淬铁军,为切实检验全市消防救援队伍练兵成效,再掀全员岗位大练兵工作热潮。11月19日,朔州市消防救援支队举办全员岗位大练兵阶段性对抗赛。本次对抗赛首战由开发区消防救援大队与城区消防救援大队进行竞赛。

此次阶段性对抗赛,共设置5000米跑、4×400米接力、十楼负重、原地挂钩梯上四楼4个项目。赛场上,全体参赛队员严格遵守竞赛纪律,态度积极,奋勇争先、团结协作,时刻秉承“永争第一、敢打必胜、顽强拼搏”的坚定信念,以最佳的状态、良好的精神风貌,展现了“主力军、国家队”的良好形象。

通过这次对抗赛,激发了全体指战员训练热情,使广大指战员能够认识自身差距、总结经验、改进方法,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下一步,支队将持续推进全员岗位大练兵工作,紧贴实战打基础,科学组训抓养成,对标“国家队、主力军”职能定位,倾力打造“能打仗、善打仗、打胜仗”的消防救援队伍。

供稿:作战训练科

编辑:朔州消防全媒体中心

审核:王帅

来源:九派新闻

运输任务途中,一连车队行驶在青藏公路上。刘一波/摄

运输任务途中,一连官兵就地打开军用食品,简单用餐后继续前进。付青云/摄

10月下旬某天,西宁降下今冬的第一场雪。联勤保障部队汽车运输某团训练场上,一连官兵驾驶运输车组成车队在雪水中疾驰而过。前方“敌军袭扰”,突遇“敌情”的车队迅速停车,齐刷刷地完成一个漂亮的180度漂移,原地掉头后车队有序折返。

高原上执行任务,汽车兵经常会遇到冰雪天气。一连连长孟凡龙说,“我们的战场在千里运输线上。”组建71年来,一连党支部带领连队官兵先后参加甘青平叛、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多次圆满完成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党支部21次被表彰为“先进基层党组织”,2016年7月被中共中央表彰为“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

驰骋在雪域高原上,一连党支部带领官兵们上千次往返,将保障物资源源不断运送至边关哨卡,打造了一条坚不可摧的钢铁运输线。

“想要站出来,和前辈一起守护这片土地”

一连的荣誉室里珍藏着37块奖牌和11面锦旗,它们见证着这支“尖刀”连队的辉煌战绩。抗美援朝时期,一连在炮火中组建,随即奔赴朝鲜战场。1958年凯旋回国后,一连官兵奉命转战西北。1963年刚在西宁驻扎的一连官兵又接到命令,远赴新疆执行运输保障工作。

“在路上”是一代代一连官兵生活的常态。指导员刘庆有时觉得,相比于整洁有序的营区,他们更熟悉那条通往边防哨卡、途中随时可能遭遇暴风雪的运输线。

刘庆经常带领官兵参观荣誉室重温连队的历史,墙上的黑白照片记录着志愿军运输车队驶向朝鲜战场的画面。“一连在炮火中诞生,经过硝烟的洗礼,一代代官兵的红色基因与战斗精神,不能在我们手中丢了。”为此,刘庆曾四处走访,寻找一连健在的老兵,请他们回连队上教育课,为如今的官兵们讲述过去的战斗故事。

但更多的时候,教育课在“线上”进行。常年驾车在外,一连备有一口“野战图书箱”,里面装着党的理论知识书籍与官兵常看的各类图书杂志。行车休息时,刘庆会组织大家围坐在一起,守着车看看书,讲一讲任务途中的心得感悟。

一趟任务短则一整天,长则数十天,车队拉开,官兵们相见并不容易。为此,他们利用每天晚点名的时间开展微党课,一句名人名言、一个战斗故事、一点有感而发的思考,都可以是大家讨论学习的内容。

在刘庆看来,“线上任务是最好的教育”。每次接到急难险重任务,党员骨干优先执行是传承已久的“规矩”。行车途中,路过康西瓦烈士陵园和狮泉河烈士陵园,官兵们会在“进藏英雄先遣连”前线总指挥李狄三墓前举行祭奠活动。年轻官兵跟随老党员一起面向先辈宣誓,要守好脚下的土地。

副班长郝文斌就是其中之一。他于2016年来到一连,听过抗美援朝时期连队“党员突击车”独自驶离车队吸引敌军炮火的故事,也看过连队里老党员、老班长争相执行任务的场景。“像革命先辈那样去战斗”,是他递交入党申请书的初衷。

从那时起,郝文斌就养成了每天加练的习惯。早上跑操时要和同年兵比谁更快,熄灯后练习俯卧撑,在地上铺一张报纸,每次要练到报纸被汗水湿透才会结束。

今年9月,郝文斌转正成为一名正式党员。一次微党课上,他将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大家,战友们为他热烈鼓掌。“这是一种无声力量的感召。”郝文斌说,“听到、看到那么多英雄前辈牺牲奉献、无怨无悔,你必然想要站出来,和他们一起守护好祖国的大好河山。”

“我们的目光瞄向战场”

“运输线上没有战火硝烟,但我们的目光同样瞄向战场。”一连战士马腾说,上千次的高原运输实践,让一连官兵学会在实际任务中练兵、用兵。结合任务经验,他们探索总结出闭灯驾驶五要、车辆隐蔽六法、灯光信号十种、小路多群直达等各类实用经验。

去年11月,支部委员、一班长马腾带队参加了一场高原地区的运输分队防卫训练。训练途中,他们采用三角队形展开交替掩护进攻,却发现由于地形限制,行车途中如果要保持队形,就必然会影响到行车速度。

“不能为了死守队形脱离了实战要求,训练中也要注意对地形地貌的有效利用。”复盘总结时,马腾向连长孟凡龙提出了组训建议。随后,支部组织了一场“诸葛亮会”,围绕战斗队形、实战意识等方面,鼓励大家积极讨论,建言献策。

根据近年来的保障运输经验,一连官兵创造性地探索总结出了一套战备物资“箱包化、集约化、小型化”组装方法和“装箱上架、以车代库”储存方式,大幅提高了应急出动效率。

一些“老式”的优良传统也被保留至今。抗美援朝战场上,一连官兵有党员驾驶“党员突击车”吸引敌机战火的惯例,如今在训练任务中,一连仍保留有“党员打头车”——遇到陌生地域,党员骨干先驾车探路,接到陌生地域保障任务,党员骨干行驶在前。

作为入伍14年的老兵,马腾开过很多次“党员打头车”。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年9月,为边防连运送保障物资。那是全军距离首都北京最远的一个边防连,想要到达那里,需要翻过数个海拔5000米以上的达坂。

由于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马腾和战友们没有公路可走,车队只能在山路、土路上行驶。盘山公路狭窄,一侧是山壁一侧是陡崖。路上浮土厚重,前一辆车驶过后路上尘土飞扬,后一辆车几乎看不到路。

马腾一路上小心翼翼,以防人车跌落山崖。有几次倒车时,他能感觉到车轮卡在悬崖边缘,车厢已经悬空,“生死就在毫厘之间”。最高的一个山峰海拔接近5900米,马腾感到头痛欲裂,却不敢有丝毫分神。9月底的高原天寒地冻,驾驶室里马腾紧握方向盘,手心却直冒汗。一段100多公里的山路,车队整整走了7个小时。

那次任务返程后,马腾曾和孟凡龙开玩笑说,“还有这样的任务再也不要叫我了”。但一个多月后,当一连再次接到为该边防连运送过冬物资的任务时,马腾第一时间找到孟凡龙,主动请缨再次上山。

“一切为了前线”

行驶在千里运输线上,虽然没有枪林弹雨,但是行车途中也会遇到危险。今年4月,孟凡龙带队执行一次运输保障任务。途中翻越一座海拔超过5100米的达坂时,天空突降大暴雪。他坐在头车上,看到前方有一辆私家轿车,驶近了才发现轿车由于天气寒冷动力不足,抛锚在道路中央。

孟凡龙立刻下令车队紧急停车,但已经来不及了。由于地面结冰打滑,正值下坡的头车刹车出现故障,控制不住地向前滑去。整个车队就跟在后面,一旦发生连环追尾,运送的物资将面临被损毁的危险。

孟凡龙来不及多想,拎起手边的三角木就跳下了车。他顾不得危险,一把将三角木塞进了车底,下滑的后车轮被死死卡住,运输车终于停止了滑动。

孟凡龙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后才发现,车头距离私家车只有十几米远,如果继续下滑,只要十几秒两车就会相撞。

后来谈起此次特情,孟凡龙说,“如果当时三角木不管用,我就直接躺到车轮底下,死也要让车停下来”。

去年5月,一连所在团接到任务,远赴西藏某地执行运输任务。那里临近边境一线,环境极端恶劣,任务非常危险。一连党支部主动请缨,连队官兵纷纷写下请战书。

“让我去”“一切为了前线”是请战书中出现最多的话。孟凡龙回忆说,作为一连主官,“最头疼”的事就是分配任务,“人人都要去,只好先挑选党员骨干,可落选的又要来‘理论’,问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

在一连,任务面前“青年看团员、团员看党员、党员看支部”已成为传统。支部委员、分队长冯志威感到,这是一种“无形中的言传身教”。

“不需要讲什么大道理,支部的凝聚力、党员的感召力,就体现在每一次任务中。”冯志威说。

今年4月的一次运输保障任务,一连全员出动。途中车队较长,为了保证安全,支部决定将5名支委穿插安排在车队中,每个人负责几辆车。

在翻越海拔5808米的一个达坂时,车队遭遇暴雪,路面很快结冰,连队党支部立即下令各车紧急搭设防滑链。情况紧急,冯志威看到不少党员骨干大衣也没穿就直接跳下了车。

“穿大衣戴手套,行动不便,也影响操作灵活性。”冯志威也迅速下车,趴到车底不到1分钟就搭好一只轮胎。将自己的车做好防护后,他又和其他几名支委四处帮忙,迅速帮助整个车队完成防滑链搭设。

回到车里,冯志威才发现双手已经被冻僵,反复趴在车底让他的前胸被冰水浸湿了一大片,风一吹浑身瑟瑟发抖。

在冯志威看来,没有什么比将物资安全运抵边防哨卡更重要。他忘不了,去年8月底,连队临时接到运输保障任务。官兵们连夜装车,早上6点出发,下午就将物资运抵任务点。

边防官兵早早就等候在山脚下,看到车队来了,他们飞奔过来,站在马路两旁欢呼迎接,驾驶室里的冯志威一下子红了眼眶。时隔一年再提起,他依然热泪盈眶,“那一刻就觉得,再苦再累都值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郑天然 通讯员 付凯 陈友金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1年11月04日 08 版)

上一篇:航行警告!北部湾,雷州半岛西部海域将进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酒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