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警备区积极参与生态文明建设 村民:我们村的河又活了

2022-05-13 12:13:11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巡哨五布河

■高步明

进入新时代,“河长制”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实践。因为有了“河长”,**条哺育中华儿**的江河有了专属守护者。

1

若非受命担任五布河“河长”,这条渝南百姓的“母亲河”,于我便是一个盲区。其实,岂止是五布河,在巴渝大地上,常年默默流淌、不为人知的河流数也数不清。

我生**是眷恋水的。老家苏北河网密布,阡陌纵横,波水粼粼,记忆盈盈满满。沿着潺潺流水的方向是遥远的故乡,一川**草,儿时光影,尽是清澈的模样……

盛夏,放学奔回家,扔下书**,提起木桶,便跑到河边。打水之前必定一个**子扎进河里,非要把这清可见底的小河搅得波纹凌乱才觉痛快酣畅。至于捕鱼逮虾,那都手到擒来不在话下,撒欢解瘾的同时,又能为餐桌添一道鲜口佳肴,岂不**哉。暑汛水**,日头热辣,浸在清凉沁体的河水里便不想上岸,漂浮如扁舟,潜没似鱼鹰,好水**就这么泡出来了。

日沉,皎白的**过滤掉喧噪,星儿悄悄闪烁,清凉丝丝缕缕荡漾开来。细风在芦苇荡拂来拂去,却不忍触晃出动响。蛙鸣慵懒,虫吟呢喃,小木船和竹篙轻轻平躺……河面在静谧中守候甜甜的期待,期待天边跃出的鱼肚白,水桶与河面的**击撞响,还有朝气蓬勃的我们,迎接着新升的朝阳。

2

进入新时代,重庆警备区积极参与生态文明建设,使我有机会担任“河长”,军民携手努力建设**丽重庆。

因公巡行五布河,恰初春时节。长堤新竹一片青绿,巧逢好雨,荡起薄薄轻雾,河岸幽远。冉冉霭霭间,水色缥碧、如曳轻素,江浪拍石,竹露滴响。我忍不住俯下身,捧一湾涟漪,品尝着这清软甘饴的河水,却无法想象,“她也曾满身狼藉,遭人厌弃”!同行的护河志愿者刘欢娓娓讲述他与这条河共同的记忆。

双拱村四面环山,村民们与这条穿村而过的河相守相伴。多年前,刘欢毕业返乡,昔日的清水碧绿、翠色欲滴变成了垃圾遍地、异味刺鼻,他心里是难言的疼惜。目之所及的刺痛,使刘欢生了拔刺疗伤的念头。恰逢当地政府发布“河小青”志愿者征集公告,刘欢应招成为村里**个护河者。

刘欢保护母亲河的决心和信心是坚定的。任凭身后质疑声泛起,也丝毫撼动不了他护河爱河的信念!在刘欢的灵魂深处,五布河是村民们的根,她流淌着村民们世世代代真实且鲜活的记忆。

决心已经下定,开局便是考验。盛夏汛期,河水暴**,上游及河岸的垃圾布满河道,甚至挂上枝头,散发着腐臭……“再不采取行动,双拱村的饮用水安全、植被、渔业乃至整个生态链都将受到威胁,甚至波及下游水域资源!”红色警报拉响,刘欢和队友当机立断:人力下河,打捞垃圾。

刘欢的腰间、腋下捆绑上保护绳,左手提收纳兜,右手持钢丝耙,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竹林深处充斥油膜、泡沫和各种废弃物的漩涡而去。他屏住呼吸,手脚并用,缓慢艰难地向远处和深处行进。河水灌进口中,呛进呼吸道里,油膜、泡沫沾在头发上、皮肤上。他时而悬立水中,时而环抱竹身,时而屈伸扭转,直至把网兜塞满,然后小心翼翼上岸……连续作业4小时,刘欢身上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干。

巡河之余,校园课堂、农户人家,刘欢奔走宣讲**政策法规,传递生态环保正能量;他亲自组织夏令营,带领**们实地了解五布河的水域生态;他还号召渔民们积极加入护河队“巡河清漂”。不知不觉间,双拱村的“河小青”队伍不断**大。

河岸青岚景如画,水波乡音唱和弦。“我们村的河又活了。”一腔热忱融汇故土河流,刘欢的爱恋点点滴滴播撒在这片河汊山脊的多情土地上。

3

告别刘欢,我们顺河而下。山谷僻静,鲜有车辆行人,山影随路转,身未动而心已远。来到东温泉镇,五布河在这里汇入长江,流向远方。

原来的时候,村民们只知道靠水吃水、乐享雨露,自然高筑起破坏生态的债台——有毒有害污水顺河排放,工业生活垃圾沿河倾倒,任意攫取植被,过度捕捞鱼虾……渐渐地,“绿色丝绸”不再**绢华锦,摩肩接踵游人去,狼藉残红始觉空。

一路听着、走着,脑海中涌动着一桩桩20世纪的河流之殇——莱茵水系的瘫痪,神通川持续几十年的镉污染,多瑙河、泰晤士河抗生素大量超标……然而消失的不仅是涛声,加剧的不只是干涸,生态恶变的循环一幕幕上演——地下水位降低,土壤盐碱化、气候恶化,多种生物濒临灭绝……根源治理,拯救生命之源已经形成人类共识!

随行的东温泉镇党委书记李晓秋感慨道:“‘管水治水’难在多部门、多地域,职责交叉、条块分割、监管缺位甚至空白。‘九龙治水’管不好一条河!我们需要每个人的力量,更需要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共同的协作、发力。”

李书记言辞间透着爽朗的豪情和理**的思考。“‘河长制’是我们治理河道的一把‘金钥匙’!”他的语调抑扬起伏,越说越起劲,“从那以后,‘一河一长’全覆盖,巡河护河成为了常态!这几年,我们又连续开展治理污水的专项行动,从聚焦水里,转变为水岸同治、标本兼治。”

这时候,与我们同行的老王——一名治水经验丰富的老“水利人”,翻出手机的一段宣传视频——

巴南区水利局监控室的屏幕上,一名****在河边淘米洗菜,离开时将红色塑料袋弃于河边。从发现情况、通达下传到清捡处置,不到5分钟,畅通快速,干净利索!画面回转到监控室内,这里如同**直播间,墙壁上数十英寸的液晶显示屏,实时显示着全区主河道和水库的情况,每隔几分钟自动更新保存。河边的监控摄像头可以看清一公里内的情况。

老王补充说:“监控记录的画面非常清晰,甚至还能看到鱼虾游弋。有人说,这叫‘有了千里眼,没了水中忧’。”

画面渐渐拉远——微波涟漪,涓流绕田,层层青山,翠竹芊芊,村落人家窗明瓦亮,炊**袅袅天上人间。

“**众以前是‘盼温饱’,现在可是‘盼环保’。”同行巡河的一位书记**满满地说。

千**来,人类逐水而居,因水而兴。大禹治水定九州,秦修都江堰,汉凿漕运明渠,京杭大运河绵延一千七百八十公里;红旗渠、南水北调工程、三峡大坝……水运兴则国运兴。

一日奔波、一程洗礼。人水相依、城水相伴,山有亲情、水有诗意。一幅巴渝大地的“富春山居图”正徐徐展开。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分发到各班的野战食品缘何有近一半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请看第75集团军某旅全面锤炼官兵适应战场能力的一段经历——

“胃动力”也是战斗力

■解放军报记者陈典宏通讯员冯邓亚周宇鹏

春日正好,阳光明媚,但第75集团军某旅营长蔡畅的心里却有些五味杂陈——看着一箱箱完好无损的野战食品又被搬回到炊事班。

原来,为全面锤炼官兵适应战场能力,该旅根据年度训练计划,组织了为期一周的野战食品实吃实训,确保练在平时、用在战时。出于方便官兵就餐、提高训练效果的考虑,每到饭点,炊事班都会把野战食品分发到各班自行就餐。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实吃实训时间还未结束,有近一半的野战食品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实吃野战食品也是一种训练,且正式纳入年度军事训练计划,为何部分战士还如此轻视,甚至产生抗拒心理?”为了弄清缘由,蔡畅决定一探究竟。

一天午饭时间,蔡畅刚走到一连楼前,发现不少战士正提着大**小**从军营超市归来,买的多是泡面、面**等方便食品。随后,他来到其他连队查看,情况如出一辙。

“在营区,超市物品丰富,自己买东西吃同样也是一种灵活应对方式”“部队后勤保障能力不断提升,就算打起仗来也能供应热食……”交谈中,一些官兵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野战食品肯定不如家常菜好吃,但打起仗来不可能顿顿都有热菜热饭。表面上看,这只是野战食品消耗不达标问题,但背后反映出一些官兵吃苦意识缺位、打仗意识不牢、危机意识不强……”一番沉思,蔡畅觉得这不是小事,有必要给大家上一课,纠正错误认识。

“战友们,我们来说说‘吃’的问题。”次日教育课堂上,蔡畅打开**心准备的课件,娓娓道来,“红军长征时,我们的先辈啃草根、吃树皮、煮皮带,甚至从马粪中拣出未消化的青稞吃,这才走出了茫茫草地;抗**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吃冻土豆、吞雪团,还以苦为乐,说这是‘什锦团子’……”看着屏幕上闪过一幅幅画面,不少官兵红了脸。

“随着战争形态不断演进,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手段更加先进,但打仗归根结底还是以人为主体,战场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必须充分构想一切危局、险局,做好充足的准备。”蔡畅因势利导继续说道,“试想,如果我们在作战过程中与后方支援部队失去联系,大家拿什么补充体力?还谈何打赢战争?作为军人,必须打好‘舌尖上的战斗’。”

授课结束后,蔡畅随即打开一**压缩饼干,当着大家的面大口嚼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当年,我们的先辈营**跟不上,身上却有使不完的劲儿;今天,生活条件好了,我们可不能忘本啊!”

一堂课,没有一句批评的话,却让不少官兵羞愧地低下了头。随后,蔡畅以此为契机,组织大家围绕“我们的思想距离战场还有多远、制约打赢的短板还有哪些”等话题展开讨论,引导大家举一反三,剖析认识误区。随着讨论逐渐深入,“战备水壶装饮料、喝水只喝矿泉水、战备物资更换不及时”等10多个与实战要求不符的问题被一一摆上桌面。针对这些问题,蔡畅结合具体案例分析危害,讲明道理,部署整改。大家纷纷表示,一定匡正认识误区,纠治和平积弊,锤炼胜战本领。

接下来几天,蔡畅发现,官兵们不仅自觉落实野战食品实吃实训的各项要求,还总结出不少“特色吃法”:掰碎压缩饼干泡水搅成糊,就着配属食品当早餐;根据个人口味,和战友交换搭配食品种类打造“定制套餐”……不少战士感叹:“胃动力”也是战斗力。吃野战食品,练就铁打的胃,上了战场才能“吃嘛嘛香”。

“打好‘舌尖上的战斗’也是打赢未来战争的关键一环,通过这次野战食品实吃训练,不仅提升了大家野外自我保障技能,更让大家真正从心里认识到野战食品在战场上的重要**!”看到变化,蔡畅欣慰地说。

相关链接

我军野战食品发展简史

我军制式野战食品在抗**援朝的战火中应运而生。

为了保障前方志愿军官兵不饿着肚子打仗,当时的东北军区后勤部试着将小麦、大豆、玉米或高粱磨碎**熟之后,加入一定量的食盐,制成了我军**款军用方便食品——**面。后来,志愿军后勤部门将**面压制成块,这便是我军压缩干粮的雏形。

我军早期的制式军用食品从战争中来,又全力服务于战争,品种主要是压缩食品,其特点是体积较小,便于携带,无需加工,方便食用,**主要的功能是填饱官兵的肚子。由于受经济水平和技术条件制约,那时的制式军用食品品种单一,主副食不配套,还仅仅停留在保障“吃饱”上。

1958年,**代压缩干粮配发部队,该干粮由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和某研究所共同研制,主要有压缩甜咸饼干、杂粮饼干等。

20世纪80年代初,我军研制生产出以“三主”“三副”为基本内容的**代野战食品。在此基础上,经过军用食品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我军初步形成了新**野战食品构成体系,基本实现了野战食品系列化、热食化、餐谱化、营**化、功能化,使我军野战食品从温饱型、营**型向功能型跨越,步入了世界野战食品的先进行列。

近年来,我军研制推出的多款单兵战斗口粮,在部队试吃后,获得不错的评价。如今,野战食品训练列入军事训练大纲,进入年度军事训练计划,写入军事演练方案,纳入训练督查范围,各部队结合野外驻训、军事演习和重大军事行动开展野战食品适应**训练,其中要求作战部队每年至少组织一次连续7天的实吃实训。

上一篇:战神怒吼:炮兵分队“火力全开”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酒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